小说:夜叉都市行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风笑

角色:

简介:(架空世界)【都市】+【热血】+【守护】+【战神】+【穿越】
血月现,妖孽出,是意外,还是惊天布局?
夜叉,妖族世界中,一个守卫人族世界免受妖族入侵的神秘组织。
现任夜叉王——肖一,作为夜叉顶级强者的他,却在一场特殊任务中不幸遭遇暗算,手下死伤殆尽,自己也被卷入空间漩涡,来到人族世界。
失忆的他,成为普通保安肖长风,可他就能安安稳稳过完此生吗?
一朝遮鬼面,浮云生死尽归尘,仗剑朝天阙,夜叉都市行!

书评专区

夜叉都市行

《夜叉都市行》第3章 斩妖免费阅读

晚上山间的风很大,影影绰绰,冷风凛凛,卷起满山萧瑟。厂区内灯火通明,弥漫在空气中的潮湿,氤氲着丝丝的寒意,除了隐隐传来的设备轰鸣声,静地看不到一个人影。空中的圆月,不知何时染上了血色。

此时,厂房门口亮着灯的门卫值班室紧闭着门,屋内窗上蒙着一层水雾,可见房内温度要比外面高出很多。

“广告回来,欢迎继续收听‘温馨夜话’,我是你们的好朋友秋怡。之前有听众朋友给我们打电话过来说,‘现在的月亮变成了红色’,我趁着进广告的时间,专门跑出去看了下,还真是欸!那就让我们来聊一聊这个‘红月’……”

一个动听的声音,从桌上那台录音机中传出,“红月,民间又称为‘血月’,将其视为凶月,是凶兆,每次出现,将意味着有冤案发生。秋怡可以很确定的告诉大家,这完全是迷信。其实,出现红月呢,都是因为发生月全食,红光被大气层折射到月球上,又被月球反射回来,我们看到的月亮,就变成了红色……”

……

“砰……砰……砰!”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肖大哥,肖大哥,在吗?”

肖长风揉揉惺忪的眼睛,看了一对面的监控视频,门外正有一个姑娘,在焦急地拍打着门窗,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00:25分。

他披上了自己的保安外套,打开了门,一个年轻女人出现在面前。

她白皙的皮肤,此刻被冻得粉粉的,不知是否是不太适应屋中的光线,还是扑面而来的酒气,她轻皱眉头,微微眯眼,原本捂着耳朵的手,此刻,挡在了面前。

肖长风认识这个女孩,是今年刚刚入职的大学生,性格很开朗,就是有些马虎嗜睡,经常迟到不说,还老是忘记带门禁卡。

他不用问,就知道这女孩又忘带卡了,不过他感觉今晚女孩与往日有些不同,往日若说是清纯,今晚似乎……似乎看着要洋气了些。

“又忘记带卡了?这都快要迟到半个小时了!”

“是啊!麻烦肖大哥给开下门!”女孩脸上的笑靥很美。

“哔!”

女孩通过闸机后,急急忙忙超前跑去。

“谢谢肖大哥,少喝点酒,免得又被值班领导训斥!”心地善良的女孩不忘提醒着。

看着女子的背影,肖长风捏捏鼻头,笑道:“这丫头原来是烫头发了呀!”

肖长风关好门回到了值班室,把摆在桌上的绿色空酒瓶扔到了垃圾桶中。拿起打火机刚要点烟的他,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垃圾桶中的那一抹绿色,神色有些恍惚……

“刚看到朋友的微博留言,他说‘血月出,妖孽出!’呵呵,我猜这位听众朋友肯定是位玄幻小说迷。其实秋怡也是位玄幻小说迷,最近看《神泽大陆》,不过这书没什么人气,或许大家都没听过,不过《月是大秦明》、《苟道》,还有《神霄仙踪》这三本书现在人气都很高,我还听说作者竟然都是和秋怡一样的女生,我挺佩服她们的,各位听众朋友也可以把自己最近正在追的好书,在微博中给我留言……”

“这女的依旧是这么能说会道啊!”肖长风坐在一张木质沙发上,一个烟圈冉冉升起,在空中扩散开来,化为烟雾缭绕,肆意在屋内徜徉,屋顶的灯光显得朦胧迷惑起来。

“血月?”肖长风突然从沙发上一惊而起,似乎想到了什么,疾步走向监控视频,仔细查看着上面的每一个画面。鼠标快速滑动着,光标突然在一个画面上停止,那是福利楼女员工入口处的视频,画面中正有一个穿着杏红色外套的卷发女子,正在朝门口小跑而去。

肖长风的神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

福利楼,其实就是员工换穿工作服、洗澡的地方。此时整座大楼中只有迟到的张晓菀一人。她以最快的速度熟练地换好了工作服,顺手抽出一个纱布口罩,朝着出口处跑去。“今天福利楼里好暖和,看来肖大哥又把热气阀门给开大了,希望不会影响生产温度,不然,他又得挨批了!”这位善良的女孩,再次担心起刚才的那位保安。

肖长风这个厂区保安,那可是风评出了名的差,上班期间喝酒、脾气坏、爱偷懒,也就是在这种老牌企业里,他这名公司子弟才能如此,若是放在其他企业,估计不到一天就会被人辞退。

新来的女大学生中,也就张晓菀一人觉得他为人不错,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总之,爱迟到而且还老忘带门禁卡的她,每次碰到肖长风时,对方虽然一副邋遢懒散的样子,却从来没有难为过她。

张晓菀一边往耳朵后面挂着口罩,一边走出了更衣室的大门,可让她大吃一惊的是,她竟然又回到了女子更衣室。此时,更衣室里的一个灯管闪烁了起来,还发出“滋滋……”的响声,忽明忽暗,让原本诡异的更衣室,显得有些恐怖。张晓菀吓得来不及细想是怎么回事,急忙朝对面的出口跑去,只挂了一边耳朵的口罩,摇晃了几下,便落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

张晓菀依旧回到了更衣室入口,掉在地上的那个崭新的纱布口罩,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面前的地板上。

“哗啦啦!”

她望向澡堂门,里面的几个喷头阀门已经坏了好几天,至今都没人来修。平日里倒没觉得有什么,此刻却显得那么恐怖,就好像里面正有人在洗澡似的。

张晓菀尝试从更衣室入口退出去,可结果还是回到了更衣室,这个更衣室就像一个循环空间一样,她被困在了里面,无法出去,而手中的手机,一直显示“无信号”。

“有人吗?救命啊!”

张晓菀拉开更衣室的窗帘,尝试着打开窗户,可无论她怎么使劲,都无法打开。窗外空无一人,只有一排排路灯静静地立在那,空中的那轮红月,显得是那么诡谲。

“嘶嘶……”

在恍惚间,一个令她毛发倒立声音传了过来,还在尝试开窗的张晓菀,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发现白色的地板上,出现了数条背部有方形斑纹的毒蛇,三角形的蛇头高高翘起,不可一世地对着她吐着蛇信。

“五步蛇,怎么可能?”

身为本地人的她,又怎会不认识这种让人闻风丧胆的五步蛇,可是这个季节,蛇不应该都在山里准备冬眠吗?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还是这么多条毒蛇成群出现。

“救命!快来救救我!”

张晓菀双手颤抖,再次尝试着拨打手机,却依旧无法拨出去,看着围上来的毒蛇,她绝望了。

就在此时,一团红色烟雾乍现,一个长相阴美的男子,身穿异服,从烟雾中走了出来。他长着一副十分夸张的锥子尖下巴,还有一双着实迷人的竖立丹凤眼。

……

疾步赶到福利室的肖长风,手里拿着一根路上顺手捡起的枯树枝。女更衣室中空荡荡的,除了一排排有编号的衣柜外,哪有什么人影。

“滋滋!”

头上的那根灯管闪烁不停,洗澡间传出“哗啦啦”的水流声音。

“那三个喷头水阀,看来还没有更换啊!现在又多了根灯管,这又得猴年马月才给更换,还不如给老子点钱,我明天就给你们换好。这帮家伙,硬是把简单的事搞得这么复杂,害得我天天都要被职工们抱怨!”

肖长风越想越气,枯枝朝着空中一划,空气竟如同窗户纸一般,被他划出一条破痕。他朝里一挤,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不见,那条黑色痕迹,也随即消逝,一切恢复如初。

……

“你,你是谁,你要做什么?”张晓菀瞪大眼睛,怵然问道。

“小娘子,我会好好疼你的!”怪异男子伸出长舌,极为挑逗地舔舐着自己的嘴唇,嘴角挂着诡谲地笑容。

一缕红雾飘了过来,吸入红雾后的张晓菀,一阵头晕目眩,就在她即将失去意识前,她好像看到那位邋遢散漫的保安,手中闪耀着一阵光芒,朝怪异男子刺去。

……

“死蛇妖,不知道这一片是你爷爷我罩得吗?吃吃山鼠野猪多好,非得跑出来害人。“一道耀眼的白光包裹着那根枯树枝,刺向了蛇妖,”老子今天心中窝火,算你倒霉!”

蛇妖露出惊愕的神情,它怎么都没想到,在这个世界的人类当中,竟然还有人能闯入它的妖域,但很快狠戾地说道:“不管你是谁,打扰到你蛇爷的进餐,就必须得死!”

蛇妖发出刺耳的尖啸声,数条毒蛇窜起飞向空中,朝着肖长风咬去。

“蛇你大爷,要不是你这点皮还值点钱,老子非得把你碎尸万段。”

白光离开树枝,化作无数条细线,精准地刺穿了每一条毒蛇的脑袋。肖长风去势不减,依旧手执树枝刺向蛇妖。

蛇妖见肖长风神通非凡,心中发憷,突然,它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更是惊慌万分,颤声道:“你竟是……”,此刻,它哪还有再战的勇气,话还未说完,便瞬间化为红雾就想逃走。

“哼,想逃?晚了!”肖长风没想到对方竟然刚交手就想逃,冷冽的声音仿佛来自冰雪寒潭。

树枝脱手,在空中划过一道白芒,飞入红色烟雾之中。

“啊!”

一声惨叫后,烟雾散去,一条两米多长的毒蛇“啪”一声,重重地落在了地板上,妖域也随之崩溃!

看着一地的死蛇,肖长风不屑道:“靠,竟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货色,连一招都不敢接。”

肖长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使出这些厉害招数,这两年每当看到有妖兽害人时,就会情不自禁地去阻止,不但不会害怕,而且心中还会有一种莫名的激动,而那些招式,根本无需经过思考,便能自动使出来。

……

>>>点此阅读《夜叉都市行》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