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

小说:悬疑

作者:高文扬

角色:胡老太 孙婶

简介:乡村大学生李栋梁,因一次意外,得罪了荒山孤坟里的鬼王。
从此,天生阴阳眼的他,被迫开启了不同寻常的捉鬼生涯。
顶香出马,堪舆算卦,阴宅阳宅,奇门遁甲……
随着众多灵异事件纷至沓来,阴谋也渐渐浮出水面。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和祖爷爷留下的道门奇书有关。
且看他如何驱邪避凶,开创属于他的传奇人生。
(本书纯灵异文,不是系统,修仙文。已在番茄完本过作品,请诸位看官放心观看)

书评专区

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

《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第3章 福伯救人免费阅读

胡老太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对于这种场面,非但没害怕,反倒是气定神闲,没有露出丝毫慌乱。

见我捂着头,哆哆嗦嗦的躲在她的身后,胡老太轻轻咳嗽两声,冲我大喝道:“相由心生,心随意动。”

“心平,则阳气盛。心虚,则阴风起。稳住心神,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剩下的,交给我老婆子……”

我听话的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后,闭上双眼,默念着爷爷经常教我的心经。

祈祷,这一次能逢凶化吉……

见我紧闭双眼,胡老太嘴角微微一动,嘴里默念道:“山前身后有神灵,胡家众卿显神通。方生方死人又死,守的云开见月明……”

默念完咒语,胡老太手里的煤油灯微微一颤,向空中一甩。

啪嗒……

黑色的煤油如同飘往天上的黄线,瞬间四射而去。

霎时间,黄色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显得光亮十足。

嗖……

随着胡老太这一甩,黄光顿时射向了逐渐向我走来的丧礼,婚嫁队伍。

只听啊……的一声,两个迎亲队伍瞬间消失在了胡老太面前。

“呵,这点实力还敢在我胡家面前放肆,真是笑话!小伙子,你可以睁开双眼了……”

经胡老太提醒,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发觉,额头上的汗水早已结成冰晶。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冰晶,长处一口气,对胡老太说道:“谢谢奶奶救我一命,大恩大德不知如何报答,请受栋梁一拜……”

还没等我弯下身子,胡老太立马将我扶起道:“小伙子不必如此,你给老婆子下跪,这可使不得。”

“还好方美丽这个贱人离开了。老婆子我消耗法力过多,为今之计,还是赶快离开此地,按我说的,你还是继续往南走……”

“谢谢奶奶,我这就离开……”

我拍了拍身上的雪,和胡老太挥手道别,准备转身离开。

没等我转过身离开,我瞬间觉得脖颈处一凉。

顺着脖颈处,凉意逐渐向上,来到了我的耳边。

一个略带喘息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她一边冷笑,一边对我的耳朵吹风。

当我转过身想要一探究竟时,发现一个身穿红色旗袍,满脸流脓的女人正死死的盯着我,嘴里喃喃的说道:“想走,你今晚还走得了吗……”

当我被人抬回家时,已是晚上7点。

村民们得知我出事,第一时间赶到了我家。

见乡亲们来看望,爷爷老泪纵横,感激的道了声谢,将乡亲们依次迎进了屋。

“老李啊,不是我这当邻居的说你!就是养条狗养只猫,丢了,主人也知道找找。”

“你家栋梁出这么大的事,你这能掐会算的,就没看出点啥吗?”

“幸亏我去公路那边的山里弄柴火,不然你家栋梁就没命了……”

坐在凳子上的福伯挺了挺将军肚,心有余悸的说道:“今晚真邪性,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你猜我今天在哪发现栋梁的?就在孙家善屯旁边的荒坟圈子那发现的。”

“说起这事,就怨我老伴。”

“这不前几天降温,咱村的老少爷们都贪黑去山上弄取暖柴嘛。”

“我当时犯懒,在小卖店陪李二媳妇那伙人打了会麻将,没来得及上山!这才赶上栋梁趴坟圈子这事。你猜,后来咋样了……”

福伯这么一说,所有村民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

见福伯卖关子,身边的孙婶有些不愿意了。

她没好气的踢了福伯一脚道:“你看李老哥都急成啥样啦,你还在这摆谱。捡重要的说,要是敢扒瞎,看我不拿炉子上烧红的炉钩子烫你。”

“这么多人在呢,你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说,不得一点点说嘛……”

福伯没好气的瞪了孙婶一眼,接着说道:“几天没上山,附近的树枝都被村民们捡光了。又赶上家里没引火柴,天冷,我心思走远点,趁天黑前,拉着爬犁去邻村的山上转了转……”

“然后呢福老弟,你到底看到了啥……”

爷爷蹩手蹩脚打的从打补丁的裤兜里拿出皱皱巴巴的红梅烟,递给福伯道:“老弟你缓口气,抽支烟……”

“你这烟可是好烟,这一盒能买我两盒大庆……”

福伯接过烟,将烟拿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脸幸福的拿起火柴点燃。

他深吸了一口烟,享受的吐出了一个烟圈道:“妈的,说来也邪乎。森林太大,在加上我晚上吃饭的时候喝了点散白酒,就有点头晕。”

“进了孙家善那边的荒山后,稀里糊涂的,我就迷路了。”

“我这一看,整不到柴火就继续往前走吧,正好看到一个里面穿校服,外面穿着花羽绒服的小伙趴在坟圈子上……”

“我放下爬犁,趁着夜色仔细一瞧。发现这小孩不是别人,正是咱家栋梁……”

“我本想上前叫他回家,没想到,我看见在栋梁的身上,有一个穿着红色旗袍,头发到腰,丹凤眼的一个女人正飘在半空中,趴在咱家栋梁身上,嘴对嘴吸着阳气。”

“在栋梁的身旁,还躺着一个受伤的白色狐狸……”

“大爷的,当时就给我吓麻爪了。”

“虽然我没见过那东西,但你家老爷子以前讲过这事……”

“那后来呢……”

“后来我这一看,栋梁被女鬼吸得小脸煞白。这要被没脸的给祸害了,那我不成见死不救的小人了嘛……”

说道这,福伯猛抽了一口烟,来了个青云吐雾道:“当时给我吓得,腿肚子都直打哆嗦。酒瞬间醒了一半,脸上全是汗。”

“就在我无计可施时啊,我想到了你家老爷子生前教给我的一招,扮猪吃老虎。”

“人阳气盛,只要你不心虚,你不怕鬼,鬼就怕你……”

“于是我就壮着胆,将老爷子给我的黄符从脖子上拿下来。”

“手电筒向前一探,瞬间照在了那女人的脸上。”

“我大声说,没脸的东西,给我马上滚。告诉你,若你不放了这小孩,我就用手里的灵符收了你……”

“那没脸的当时还不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家伙把我吓得,那脸,全是脓疮……”

福伯用力的踩了踩脚下的烟头,继续说道:“我一想,这事不能怂啊,要怂了,救不了孩子,还把我自己搭这了。”

“想到这,我艰难的挪动着双腿,一边向前走,一边掏出火柴对她说,你要不走,我就当场烧了这灵符收了你,看是你死,还是我亡。”

“那女的见我动真格的,瞪了我一眼,没反抗,闪身离开了。”

“我四下张望,确定她没回来,就用爬犁将栋梁拉回了家。”

“打的柴火我都没要,我犯愁今晚取暖咋整……”

>>>点此阅读《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