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来我非池中物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任金来

角色:朱小红 幽荧

简介:朱小红是一只能吃又贪生怕死的元灵,平日里捉捉小鬼,吓吓坏人过的逍遥快活。
可自从下了山..
原来我叫朱焱?
我的前男友是一代妖王?
赤尾银狐竟然是我情敌?
我的朋友居然是上古圣兽?
九天玄女是我发小?
腹黑烛龙是..嘿嘿~这个嘛~
不如做贫道的道侣吧!

书评专区

原来我非池中物

《原来我非池中物》第3章 我真的感觉到了免费阅读

复九拐进一条巷子,往里走了几步,一座红色的大门映入眼帘。午后的阳光映得这门楣上的烫金大字熠熠生辉,上书:旭日书院。在门外,便能听见里面稀稀拉拉读书的声音。复九缓缓推开大门,走进书院。

院子有两进,外院是孩子们读书吃饭活动的地方,内院便是主人居住的地方了。南阳此刻正坐在外院廊前,一边听着孩子们读书的声音,一边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假寐。复九朝着他走去,南旭闻声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瞳孔里映着阳光,看到复九来,他满脸写着高兴。

“你回来了啊,我昨日还想起你,这不今日你就来看我了。”南旭快步向复九走过来,脚下生风。

“这次确实出去的久些,你一切可好?”

“还好还好,平日里教教书,练练字,很是安逸。”南旭笑着说,见他乌黑的头发上戴着束发的银冠,着一身蓝色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祥云文的滚边,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依旧如前世那般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怎么我见你这里的孩子像是少了些?”

“说起这个,我听孩子们说起,之前在我这里读书的姜家小少爷,一个月前失踪了,许多孩子的父母怕是城里不太平,近日都不让孩子们来书院了。听闻那姜家夫人,已几度哭到昏厥,很是可怜。”

“姜家小少爷..”复九若有所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边幽荧带着朱小红和姜泽已经来到了姜家正门。“小东西,这就是你家啊,够气派,朱小红,好好表现,宰一顿肥羊,挣到钱了给你买烧鹅!”

“好!”三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上姜府门前的台阶,路人眼里却是幽荧一个人像只抬头挺胸的大公鸡一样走过去。

结果显而易见,幽荧被门口的门房拦了下来。

“哪里来的臭道士,上别处行骗去吧,这里没有你的饭吃!”

“哎你这个人,怎么嘴巴这么臭呢,我们可是来帮你们的,你知道她是谁么你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朱小红一边说一边上去想给这门房两巴掌,奈何她的手穿门房的脸而过,根本造不成伤害,她的话别人也听不见。

“哎~不要这样,是咱们先闯过来的嘛。”幽荧拦下朱小红。

“你你你跟谁说话呢,你别以为你装神弄鬼我就怕你啊。”

“小兄弟,这样吧,你进去通传一声,就说我是万福观的,可以帮你们找到你家小少爷。”

门房的人想了想说“你最好真的有两把刷子,不然可有你好果子吃!”说完转身进了府。过了片刻,那人便出来了。

“我们夫人让你进去,也就是碰到我们夫人这种菩萨心肠的人,要不然,哼!”

“如此便多谢小哥了。”幽荧说罢抬腿就往那气派的大门迈去,背在身后的手轻轻结印,只有朱小红看到了。

“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脾气。”朱小红翻白眼。

三人刚进了门,忽然天上飞来成群结队的麻雀,冲着那门房而去,啄的他哭爹喊娘…

幽荧他们在侍女的引领下,来到内院,刚进了二门便能听到有婆子的劝告声“夫人啊,你就吃一口吧,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啊,您都多少日未曾好好吃过饭好好休息过了啊!您不为自己想,也为了老爷想想吧!”

幽荧进门,便看到正堂主位上坐着一位妇人,低着头,满身颓态,真真像是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

“想必这便是姜夫人吧,贫道有理了。”

姜夫人闻声抬起头,正好与幽荧对视,只这一刹,幽荧背在身后的手突然握紧!

“道长,道长说能帮我找到阿泽,可当真吗?”

姜夫人一边说着一边从主位下来踉跄着向幽荧走来,美艳的脸上写满了悲痛,眼里含着泪花,实在是梨花带雨惹人怜。可当她路过朱小红和姜泽身边的时候,却微微侧身躲了过去,还不经意扫了朱小红一眼。

“幽荧!我觉得她好像能看见我”

幽荧微挑嘴角,勉强装出一副感同身受的表情。“夫人如此,真是母子情深,令人感动呐!贫道尽力而为,定会帮夫人找到小少爷,只是今日天色已晚,不知能否让贫道j在贵府上借宿一晚,贫道也好寻一下线索。”

“应该的应该的,怜儿,带道长去厢房歇息,吩咐膳房送一桌好素斋过去。”

到了厢房,幽荧看过周围无人后,关上门,三人围桌而坐。

“小东西,你可有想起什么来?”

“想不起来,可是我进来这里,就开始觉得有点害怕,特别是看到那位夫人,就更害怕了。”姜泽似心有余悸,小手在桌下来回绞着。

“对了,那姜夫人,怎么好像能看见我。”

“你离她远点。”幽荧眼里有一丝不悦,抚摸着手上的白玉戒指,回忆着什么事情。

是夜,幽荧出去查探,朱小红和姜泽在房里吃的正香,门被缓缓推开了。

“幽荧,你回来啦,我给你留了饭,你快来吃吧,这饭菜虽然没有肉,但是味道做的还不错呢!”

可是来人迟迟没有回应。

“幽荧?你怎么不说..九哥!你怎么来啦。”

朱小红转头,原来是复九。

“听闻你跟着幽荧出来赚钱,我准备来分一杯羹。顺便监督你可有服药。”

“药她已经吃了,但是羹你怕是喝不上了,有个大麻烦倒是够你喝两壶了。”幽荧推门进来。“那所谓的姜夫人,你可知是谁?”

“哦?你这般问,莫非是你我旧识?”复九踱步到朱小红旁边坐下。

“倒不是我的旧识,但怕是已经认出了她。”复九顺着幽荧的眼神,落在了朱小红身上。

“你跟九哥在说什么啊,认出我吗?幽荧不是去查探小阿泽的事情了吗?”

“说到这个,我刚刚围着这里走了一遭,我发现姜夫人住的院子后面,还有个院子,看起来年久失修,但奇怪的是,这么个破败的院子外,却加强了守卫,我跳到屋顶看了一下,里面有三两间屋子,还有一口水井,水井上像是结了一层冰,这眼看到冬至的天气,倒也没什么奇怪。”幽荧说完,走过来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杯。

“破败的院子,结冰的水井,每日都觉得很冷,正午时会好些…幽荧,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朱小红脸上难得严肃,一双丹凤眼中亦含愤怒,亦含悲伤。

“我也这么猜想,是与不是,去一看便知,等夜深一点,我们去看看。”

已过子时,复九给姜泽渡了气,让他终于睡个好觉,朱小红看着姜泽睡着的小脸,竟也不觉得害怕了,只有满满的心疼。三人出发来到那处院子,轻松越过守卫,翻墙而入,幽荧带着二人来到井边,果然上面结着一层厚厚的冰。

朱小红慢慢靠近那井面,竟觉得莫名悲伤,眼角不自觉流出一行清泪。她转过身看着幽荧。

“我感觉到了幽荧,我真的感觉到了,小阿泽就在下面。”

复九抬手,霎那间冰面尽碎。

他走上前,透过月光,见水面上露出一顶小小的头发。众人缄默无言。朱小红想上前带他出来,被复九拦住。

“听说这小少爷已失踪了至少一个月了,虽说现在天气寒冷,却也已经在水里泡了这么久,你不要看了,省的看了难受。”

不等朱小红回答,复九便上前,俯身下去,手心发出暖暖的光,随着他的手抬起来,像有吸力一般缓缓带出一具小小的尸体。身上还是穿着那身衣服,露在外面的小手和脸被水泡的发白。朱小红还是看到了,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虽然与姜泽相处不过一日,但向来没有朋友的朱小红已经把这小人儿当成了朋友。

复九轻轻放下姜泽,手中结印,轻轻点在姜泽额头上,只见那小脸缓缓发出光,直至恢复到他本来的样子。

“你们先看着他,我去找条锦被来,总不能就这般带他走。”说罢复九脚尖轻点便离开。

“小阿泽,原来你长得挺可爱的嘛,干嘛要学那些鬼把自己变得这么吓人。”朱小红看着地上小小的尸体,心中说不出的沉重,这种感觉好熟悉,却什么也想不起来,难道是幽荧说的那个穷书生?她也这么见过他的尸体???

>>>点此阅读《原来我非池中物》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