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鬼伥

小说:悬疑

作者:乙木贤

角色:罗松 马十三

简介:中元节,民间俗称七月半,从古至今人们都会在这天祭上祖、放河灯、祀亡魂、拜诸神顶礼众生。我妈在这天生我,可所有的接生婆都不敢来……

鬼伥

《鬼伥》第3章 坟塚鬼舍免费阅读

“啊!别抓我!”一阵哭喊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走到院子里趴在老婶屋外的窗户前一看,老婶坐在炕上满头大汗,她一回头就看到窗前的我。

我顿感不妙,转身就往仓房里跑。老婶像发了疯似的穿上鞋就跑了出来,满脸暴着青筋:“你个小杂种,敢在窗前偷看老娘!”

我浑身直冒冷汗连连后退:“老婶,我是听到你喊声才出来看的,我没别的意思。”

老婶一把拽住我的衣领,将我狠狠地推倒在地,用鞋底子不停地抽打,我抬头看着屋里的老叔拼命呼救,可老叔只是看了看我叹了口气,他向后一倒盖上被子继续睡觉。

我满脸通红嗓子都哭哑了:“老婶,求求你了,让我走吧,留我一条命,你这样对我会遭报应的!”

老婶听了我的话更加兴奋:“报应?那我今天就打死你!”

她打了好久,身体也累了,转身回屋继续睡觉。我瘫在地上,浑身疼痛,吃力的翻过身,忽然间看到周围有许多人影,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哭的眼花,他们各个面目扭曲,用那血红的双眼盯着我,刹那间眼前一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亮了,我在院子里睡了一宿,我吃力的站起身要回仓房。可奇怪的是老叔和老婶怎么没起床呢?他们每天会早起吃饭,我转头向屋里一看,瞬间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二人的头用麻绳子吊在房梁上,眼球外突,浑身发紫,早已没了气息。

我慌忙跑进仓房里拿起爹妈的照片就往大门外跑去,我惊慌地来到罗松家门口,拿起石子向门上丢了过去。

罗松赶紧跑了出来:“中元,你的脸是咋了,又被你老婶打的?”

我嘴唇颤抖眼神迷离:“罗松哥哥,你是好人会有好报的,以后我们有缘再见!”我转身向村外跑去,罗松在后面不停呼喊,可我再也没回头。

我不停地奔跑,也不知跑了多久……

漆黑的夜晚,天空乌云密布。我走在荒山里饥肠辘辘,风吹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让人头皮发麻。忽然间我看到前面的树林里有小亮点,好像有户人家,我兴奋地跑了过去。

到了跟前一看,是一间小土房。我高兴地大喊:“有人吗?”可是没人回答。我大着胆子推开木门就进去了,屋里就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点着一根蜡烛。蜡烛旁边放着三个馒头。

我也没管那么多,上前拿起馒头狼吞虎咽的开吃,这馒头虽然有点凉,但是很软乎。

忽然间感觉脖子后吹来一阵冷风,我缓缓回头一看,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是一个瞎眼的老太太,她骨瘦如柴,皮肤褶皱,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孩子,你慢点吃,不够我再给你做点饭。”

听她说话了我才松了口气:“奶奶太感谢您了,这些馒头就够我吃了。”

老太太没有说话,她缓慢地出去了。没过一会,她就端着两盘菜放在了桌子上,一盘大骨棒肉和一盘拌粉皮,看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刚要动筷,下意识地向桌下扫了一眼,她居然没有双腿!我浑身直哆嗦,抬头看着她了看她的脸。

她面无表情一动不动。我手上的馒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我仔细一看都是蛆虫,恶心的我不停呕吐,只见那大骨棒肉像是个大腿骨,上面都是蛆虫,那盘粉皮居然是一张张未烧完的纸钱。

我大声呼喊想往出跑,只见那老太太咧嘴大笑,用手摘下头颅,一下就扔到了我的怀里。

我瞪大双眼看着怀里的头颅,她的牙齿不停上下咬合,顿时一阵反胃,我使劲一呕,从嘴里吐出一堆蛆虫,那蛆虫长着长长尖尾不停地扭动着,全部吐进了老太太的嘴里,她牙齿不停地咀嚼着。

“磅!”的一声响,屋外飞来一个火球,顿时这老太太和头颅都不见了。我慌忙跑了出去开门一看,一个身穿棉大衣的中年男人站在树下,他身上挎着个黄布包,手里拿着一面镜子。

我慌忙地捡起一根树枝脸色煞白地大喊:“你是谁?赶紧离我远一点!”

男人笑了笑:“你命可真大啊!进了鬼塚,吃了腐尸,居然还能站在这,厉害!你自己回头看看吧!”

我举着树枝回头一撇,那个房子居然不见了,地上是一个大坟坑,里面摆放着一口棺材。顿时我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我缓缓睁开眼,闻到一股刺鼻的草药味。我吃力地坐了起来,低头一看浑身上下都被系上了红线,各式各样草药包摆放在我的四周,地上立着一块八卦镜正对着我。

屋里的北墙上挂着块大黄布,上面写着“祖师爷”三个大字,下面是个供桌,摆放着香炉供品。

忽然有人影进了屋,原来是那晚遇到的男人,他面带微笑地说:“你小子可真能睡啊,你这一觉就睡七天。”

我紧张地不知所措:“我这是怎么了?”

男人向我走了过来,仔细地看了看我的双眼:“我给你算了一卦,你双瞳异色乃是冥魂投胎,一半人魄一半鬼魄,命带煞气,操纵游魂,怪不得那些恶鬼想抢你身。我把你身体那半鬼魄封印了,你以后要是堕入邪道还真个麻烦事了,不行!我得和你家人交代一声。”

瞬间我泪流满面:“我没家,爹妈都死了,就剩我自己了。”

男人挠挠头笑嘻嘻地说:“我叫马十三,正好我没儿子,你就给我当儿子吧……”

马十三在这上久山一带是出了名的中医,但他另一个身份更有名,那就是阴阳先生,他精通阴阳堪舆,玄门秘术,可就是命不好,以前有过一妻一子,可她们都出了车祸去世了。

我们两个苦命人走到一起也是缘分。

我叫他十三爹,因为他名字挺酷,别人一听你有十三个爹谁也不敢欺负你。

十三爹这些年对我视如己出,供我上学读书,还教我岐黄之术和玄门秘法,学了很多东西,可我虽然认真学,但我心里不怎么信他那一套。

一转眼我们爷俩在这上久山生活了十年,我十八了,十三爹也老了……

我坐客车从县里回来了,进屋一看十三爹在那给人治骨伤哪!我耷拉着脸,使劲把书包扔在了地上,一头栽在了床上。

十三爹瞥了我一眼没理我。过了一会他干完活就走了过来,在我的屁股上使劲掐了把,我就像过电了似的飞快站起身。

十三爹笑嘻嘻地说:“没考上大学吧!我就说你没有那当文曲星的命,你偏不信这个邪,以后你就跟老爹我干吧,保准你以后吃穿不愁,还能给你讨个漂亮婆娘。”

我正听着十三爹给我画大饼,突然大门“咣!”的一声被人撞开,那人惊恐地差点摔了一跤,嘴里不停大喊:“十三叔!王老爷子诈尸了!”

>>>点此阅读《鬼伥》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