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带着崽崽重回18岁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一萌二萌三萌

角色:姜湖兵 祖闻光

简介:【全员穿+种田发家致富+迎娶白富美】
混吃等死的出租车司机姜湖兵因一场故事痛失爱妻,悲痛之时竟然穿回自己的18岁!而且还是带着三岁半的儿子一起……
儿子:“我爸爸勇猛又坚强,将来绝对能干大事!”
豪门朋友:“我兄弟善良勤奋,我要给他投资!”
校花:“你长得帅,不花心,做我男朋友吧?”
村花:“你当年救了我,你要不嫌弃……”
一时桃花太多,姜湖兵吓傻:“不不不,本人的理想……她其实在清华。”

带着崽崽重回18岁

《带着崽崽重回18岁》第3章 17岁?免费阅读

车子打滑,刺啦啦撞上路中央的护栏,姜湖兵听见了不少人的惊叫声。

“小心小心!!这边才……刚去一个,这位哥你又来!!”

“哎哟喂,还好停住了!!真是,太险了!!”

姜湖兵用发抖的手推开车门,整个人因为腿软几乎是跌出去的。

他扒拉人群,踉踉跄跄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才挤进去。

电动车和轿车发生追尾,电动车侧翻后,被后面冲上来的小型汽车撞飞出去。

车和人,此刻正横陈于路边的残雪中,支离破碎,女人身下路面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小琴!!!”

姜湖兵是手脚并用爬到妻子身边的,他把她从湿冷的地面上抱进怀中,企图用自己心口的那点温度让她温暖。

但无济于事。

他嘶吼:“为什么不叫救护车!为什么没人肯拨通一个电话,叫救护车来施救!为什么就让她一个人……让她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小琴,小琴你回来!!!”

满腔哀痛,又愤怒不可遏制。

他的天塌了。

身边有人小声说着:“叫过了,叫过了的,应该马上会到。只是……只是刚有人也查看过,人已经……已经……”

那些人还想拉开他,但姜湖兵不依。

………………

后来,姜湖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昏昏沉沉中像做一个梦,梦境模模糊糊,看不清内容,但几个声音总在他耳边萦绕,他很熟悉,也听得很仔细。

“爸爸,今天只能你来接我了。”儿子特特有点难过地说。

他还嘱咐自己到时候一定要带着玩具汽车来,答应了给一起的小朋友看。

“我先走了阿兵,晚上还要参加一个饭局,恐怕赶不回来的,你记得早点收工,去接儿子放学哦。”妻子侯小琴似乎赶着出门,匆匆抱了一下丈夫和儿子,便笑吟吟走了。她头上戴着的那顶棕红色绒线帽子尤为显眼。

最后是母亲,她眼睛红肿,仿佛刚刚大哭过一场似的,她说:“小兵,赶紧别睡了,特特放学了,你开车去接一下!” 她还说,“以后你不管他,就真没有人管他了。我可怜的孩子啊。”

可怜的儿子……接儿子!姜湖兵被这个念头从深梦中激醒,头昏脑涨地坐起来,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在儿子的学校了。

此刻他坐在教室里一个长椅上,身边是儿子特特和他的班主任王老师。

王老师神色担忧,看他清醒了,很是歉意地说:“特特爸爸,您来得太早了,那时我们还没有放学。后来你说你要等特特,我们便放你进来了,但没想到您……您可能太累了吧,坐着坐着睡着了呢。”

姜湖兵听了很不好意思,他想说点什么以缓解尴尬,但一张嘴发现自己嗓子干涩疼痛,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想起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想起他的妻子,特特的妈妈,此刻是在哪里。

他太疼了,不能呼吸。

做不了任何事,任何表情也不行。姜湖兵挣扎着站起身,牵了儿子的手,默默向外走去。

父亲母亲闻讯赶回来这边,帮忙料理儿媳妇的后事。所以此刻,应该家里有人在等吧。

姜湖兵将儿子抱起,越搂越紧,边走边迷迷瞪瞪地想。

他没有开车来,他的世界天旋地转,从早到晚,转地他两耳嗡鸣不止。

“小姜?小姜,我捎你们父子二人一段吧。”老张将车靠过来路边停下,还特地跑下来开车门,“快上来,这外边多冷啊,你还带着孩子。”

姜湖兵就没有推辞,抱着儿子上了后座。儿子今天格外乖,仿佛能看出爸爸的反常,一路上都是紧紧回搂着他的脖子。这会儿这位张爷爷问话,也是看爸爸神思不属,不晓得搭理人,才自己开口回答问题的。

窗外纷扰的街景徐徐后退,姜湖兵双眼模糊,是风干又重新涌上的泪水。

车子晃得他更加意识模糊了,头重得很,快要坚持不住被拽进地底的感觉,但他又一点不觉得这种感觉恐惧,要有个地方能包容分担他的苦痛,他很乐意就此沉沦。

他的双手里攥着儿子的小手,无一丝松懈,整个人却渐渐倾斜下去,沿着座椅靠背,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失去知觉。

……

……

“姜湖兵同志,哎快醒醒好呗。外面有人找你呢。”

“哎哟那软乎乎的可爱家伙,可太稀罕人了,啧啧!我跟你说,你再继续装死躺着不要人家,哥们儿我可就——不客气抱走了哈?”

姜湖兵被某人硬邦邦的巴掌拍脸,一下下地,震得牙关都发麻。

他扯着被子捂住头,但很快又被揪出来。那人严肃警告他说,外面的小团子为了等他都要急哭了,他要再不下去看一看,就别怪自己更狠的巴掌落下来。

姜湖兵是班里有名的瞌睡虫,众所周知,想要喊他起床,没点狠招是不行的。

姜湖兵眼睛睁开一条缝,懒散地问:“何人找俺,可有报上姓名?”

“有,他说自己叫,‘特特’!哎对,就是那个‘特殊’的‘特’吧。”

特特……

姜湖兵突然睡意全无,从被子里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

——就这一个动作,也让他吃惊不已。

他姜湖兵成年累月窝在出租车里那点空隙中,缺少锻炼的躯体早就败絮其中,何来这么轻快利落过了?

可再仔细看,这身体也过于瘦削单薄……

可这实实在在又真的是自己。

或者说,是某一时间段的,他自己的,模样。

姜湖兵:“……”

他抬头,还有这间屋中的布置,以及面前那个高个子男生,都特么……太熟悉了。

“祖闻光?”

他试探地叫一声。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睡懵了?还是真想叫我扇几个嘴巴子才能正常?”男生说着一撸袖子,故作龇牙咧嘴跃跃欲试状。

果然,他就是祖闻光,这说话的口气,和姜湖兵记忆中一模一样。

姜湖兵这下才是真懵了,他语无伦次地:“你刚才说,是谁……谁叫我来着?哎呀妈,或者,或者你就扇我两巴掌吧!这,这到底什么情况……快,祖闻光,快打我,打我试试!我可能,还在梦中没醒呢!”

他抓住祖闻光的手,就想往自己脸上招呼,生怕眼前所见只是自己的一场梦,非要赶紧证实了才甘心。

祖闻光被他这个样子吓到,想把自己的手扯回来。“神经病啊我说姓姜的!我跟你,也算无冤无仇好吧,要这般陷害我!啊卧槽啊啊啊——!!!”

想挨揍不成,这姓姜的神经病居然咬了他的手臂!

属祖闻光同学自卫举动,就顺势给了姜湖兵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

“啪”,一声响。

清清脆脆,很是悦耳。

然后祖闻光的手解救出来了,姜湖兵则重新倒回温暖的被褥中。

“我这是……”真的重回高二那年了!

姜湖兵默默流下一把辛酸泪,用被子重新闷住自己的头。

三十而立的年纪混成一团糟,又痛失爱妻的情形下,居然有幸重回少年时代,获得再开启一次全新人生的机会……

这是老天的惩罚,还是眷顾?

姜湖兵一时涕泗横流,泣不成声。

“我……今年正好,17岁,对吧?你也,17岁,闻光?”

听他含混不清的胡言乱语,祖闻光没好气地骂骂咧咧:“想得美,过几天就你生日了,18岁!崽子欸,你成人了我说!”

姜湖兵在被子里应着声,同时对自己说,嗯,18岁,那不是最好的时候么。

三十岁的自己不求上进安于一隅,把日子过得一塌糊涂,让妻子儿子跟着受罪不说,连妻子最后会出事,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侯小琴是个好女人,她那些年跟着自己……

他们还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儿子……

“……闻光你刚说,外面是……特特?”

“人孩子可怜巴巴等你呢,死没良心的,没听见我的话么?”

突然钻出被子的姜湖兵,和揉按着手臂的祖闻光一起出声。

姜湖兵目光炯炯盯着他,祖闻光一点头,说:“是叫特特这个名字,附近幼儿园的,说专程过来找你呢。快下去看看吧。”

>>>点此阅读《带着崽崽重回18岁》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