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日常游戏

角色:许大茂 何雨安

简介:穿越四合院世界。
  绑定生活系游戏系统,将世界游戏化。
  棒梗,变成小偷怪。
  二大爷变成权欲怪。
  秦淮茹是寄生怪。
只要击杀他们,就能获得奖励。

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

《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第3章 何雨柱不愧是超级圣母怪,难搞免费阅读

许大茂一路小跑的到了何雨柱屋前。

鸡汤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

鸡绝对是这小子偷的!

开门进去,只见傻柱正在炉子跟前熬鸡汤。

何雨安坐着吃花生米。

许大茂走到炉子跟前。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鸡汤,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诶!哈喇子别滴进去,往那儿看那?”,傻柱调侃。

许大茂指着何雨柱质问。

“我问你,傻柱,这鸡哪儿来的?”

“管的着吗你?”,何雨柱直接呛声回去。

俩人本来就是死对头,何况许大茂还指着他问话!

何雨柱能忍,那就不叫傻柱了。

“你是不是偷我们家的?”

“你问问它吧,再说你们家有鸡吗?!”

许大茂立马气血上头,和何雨柱对吼。

“别在这儿给我装傻充愣,前两天我带回来两只鸡,放鸡笼里两天了!”

“现在怎么没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何雨柱很是无奈的反问。

娄晓娥听到两个个人吵吵,走了进来,拉着许大茂问。

“怎么回事啊?”

许大茂指着鸡汤,“娥子,你看看,你看看。”

娄晓娥看到鸡汤,也以为是自己家丢的鸡,满脸嫌弃的看着何雨柱。

“傻柱,你也太馋了吧。”

“你再怎么样也不能偷我们家的鸡啊,这鸡我们两口子都没舍得吃,留着下蛋呐。”

傻柱一听到“下蛋”,立马不停的点头。

“是!是!是!你们两口子真是该考虑下蛋的问题了。”

许大茂和娄晓娥结婚几年了,也没有怀上孩子,何雨柱故意说这话,暗讽俩人生不出孩子,无异于打许大茂大嘴巴子。

“傻柱!”

“你特么的侮辱人格是吧!行!”

许大茂气急,弯腰拿起火钩子就想动手,娄晓娥立马阻拦。

“我今儿和你拼了。”

何雨柱也寻家伙,拿起菜刀。

“来这个!你来啊!”

两个人吵起来了,现在也算是真正开始走四合院的剧情了。

何雨安在一旁看着,两人吵的不可开交。

许大茂被气火冒三丈,恨不得弄死何雨柱。

感觉时候差不多了。

他这才拍拍手,站起来,准备拉架。

何雨柱故意等着许大茂被激怒,召开全院大会,这样自己送棒梗去街道办,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哥,快放下刀!”

另外一边,娄晓娥也拉着许大茂,“别动手!”

“别拉我!”

许大茂嘴上逞能,身子却是往后退了几步。

毕竟何雨柱战斗力爆表,院子里没一个人是他对手,何况现在还是一个拿着火勾,一个人拿着刀。

他看到何雨安拉着何雨柱,稍微安心了些。

这才对娄晓娥开口道,“娥子,快去喊人去!把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他们都喊过来!”

许大茂:“傻柱!你给我等着!”

何雨柱:“你就是一个大公鸡,光踩蛋!不下蛋!”

两个人对骂,看样子马上就要掐起来了。

何雨安想要激怒许大茂的目的已经达到,两人继续吵着,烦得慌。

于是他一把夺过何雨柱手中的刀。

“哥!”

何雨柱被突然动手的何雨安震住,不再说话。

他兄弟平时不这样啊。

今儿怎么也管起自己打架的事儿了?

不过管得好!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就该有点血性,不然娘么唧唧的,哪里有点男人的样子?

许大茂见何雨柱没了刀,立马神气起来,拿着火钩子叫嚣。

“傻柱,你偷鸡也不怕吃死你!”

“有完没完?”

何雨安拿刀指着现在不可一世的许大茂,沉声道,“把东西给我放下!”

许大茂看着拿刀的何雨柱,心底有点发憷。

平时这个书呆子,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

今儿,怎么这么厉害?

何雨安再次厉声呵道:“放下!”

许大茂看着拿刀的何雨安,怂了。

丢下火钩子,并给自己找台阶下,“雨安,我听你的,你是大学生,讲理,和你哥不一样。”

娄晓娥叫来了二大爷。

俩人一进门,许大茂就拉着二大爷开始说。

“二大爷,您给评评理,前两天我去红星公社放电影,人家为了感谢我,送我两只老母鸡,这事您知道吧。”

二大爷不知具体情况,呆呆的点头,知道什么说什么。

“我知道。”

“今儿我一下班,鸡笼子里就只剩一只鸡了。”

许大茂指着锅大声嚷嚷着。

“您再往这瞧,您瞧瞧这儿。”

二大爷弯腰过去查看,煲着的鸡汤正在咕噜咕噜的翻滚着,他用勺子舀了两下,香气扑面而来。

“别说还挺香。”

然后看着何雨柱问,“傻柱,这是你干的?”

“该配眼镜就去配眼镜去!”

何雨柱很是无语,“我一个厨子偷鸡?可能吗?”

“那你这是哪来的?”

“我买的!你管得着吗?”。

何雨柱开始犯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经不起人说。

何雨安开始耐心解释。

“二大爷,你也知道我哥是厂里的大厨,这是厂长让我哥做饭,为此送我哥的。”

“何雨安,你可不能这么包庇你哥!”

许大茂急了,他生怕何雨安就这么把二大爷糊弄过去。

何雨安漠视他,继续说。

“不过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哥没有偷鸡,那鸡也是在咱们院里丢的,事关咱们全院的社会风气问题,必须召开全院大会,严肃处理。”

何雨安先是声明自己哥哥没有没有偷鸡,紧接着话锋一转,要求严肃处理丢鸡问题。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既解释了,也摆脱了自己偏袒自己大哥的问题,还能把事情闹大,将棒梗这个偷鸡贼送去执法所。

一箭三雕!

许大茂立马附和,“雨安,你这话说得对,必须召开全院大会。”

在门外偷听的秦淮茹急了,立马进来和稀泥。

棒梗偷的鸡,可不能被揪出来!

“二大爷,你看就这么点小事,误会一场,至于开全院大会吗?”

“这可不是小事,雨安说得对,这么多年来,咱们院里连个针头线脑都没有丢过,这是关乎咱们院里道德品质,社会风气的问题,必须严肃处理!”

“晓娥,你现在就去通知一大爷,二大爷,召开全院大会!”

“别介!别......”

现在秦淮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看着何雨柱,急的就快要哭出来了。

何雨柱心软了,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不容易。

于是叹了口气,开口承认。

“这鸡我偷的!”

“现在承认了?怕了吧!晚了,等会开会有你好看的!”

许大茂小人得志,得意的很,离开还不忘把鸡端走。

“这就是证据!”

......

全院的人都在中院集合,三位大爷围坐在院中央的桌子旁,旁边摆放着各自的白色茶缸,一副封建大家长的模样。

二大爷开始主持大会。

“今儿,把大家叫来,起因是许大茂家丢了一只鸡,这个时候正好有一家炉子上正炖了一只鸡,也许这是巧合呀,也许这不是巧合......”

>>>点此阅读《四合院:从生活系游戏开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