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报告太子:你的福气宫女已到账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万事皆宜

角色:惠文 季念真

简介:季念真进宫当了宫女,一直乖巧无比,本想着安安稳稳的待到放出宫就好,没想到赶鸭子上架当了太子的侍妾。
没想到步步幸运,带娃高升!
只是这宫中真的只是乖巧便可以活下来吗?
就算是在这深宫,她也不忘初心,保护自己保护孩子的同时,手上干干净净。
心存善念,行则久远。
【不是圣母,可是也不是冷酷的女主】
【男主不洁,不是爽文,慢热。】
各位看书的宝,男主不洁……重要的事你多看两遍!

书评专区

报告太子:你的福气宫女已到账

《报告太子:你的福气宫女已到账》第3章 出入皇宫3免费阅读

“听说……太子到了出宫建府的年纪……”楚玉考量一番说道。

“是的,还有半年便出宫建府了,你想去太子府做管事嬷嬷?”惠文姑姑问道,紧接着便反驳道:“这等事情是轮不到你的,就算是我也没那个能耐。”

要去太子府的管事恐怕皇后娘娘早就已经选好了,估计都是身边的嬷嬷宫女,这么大的伙计,皇后娘娘交给自己亲近的人才放心。

“楚玉哪有那个本事,这样的好事是轮不上我的,楚玉心里明白,说的不是这个。”楚玉有些抱羞手绢轻轻遮挡着嘴角。

“莫非……”惠文姑姑上下打量着楚玉,身姿曼妙,皓齿明眸,小女人姿态甚美。

宫中美人看多了,惠文姑姑竟突然才发现楚玉就像她的名字一般,楚楚动人,别有一番风味,也不是不能,若是好好运作……

楚玉知道惠文姑姑定是明白了她的心思,看惠文姑姑打量着,也不羞怯了,只是大大方方的站着。

“楚玉,你进宫也有三年了吧。”惠文姑姑琢磨着这事怎么办才好。

“姑姑,已有三年,今年刚满十八岁。”楚玉回道。

“好,你先回去吧,这事容我想想。”惠文姑姑说完话,楚玉便离开了。

惠文姑姑想着这事想要运作,只能求到锦嬷嬷那里了。锦嬷嬷会卖我几分薄面,毕竟共事那么多年,只是,锦嬷嬷还要走皇后娘娘那边的路子,倒是难办。

恐怕几两银子下不来,请吃顿酒,整桌好席面不得几两银子?更何况还得准备点儿礼。十几两不知道够不够……

她就算和楚玉是同乡,也得考虑一下往后养老的问题,这钱得花的值。

思量一番便看天色已晚,已然没法去找锦嬷嬷。

算了,明日再说。惠文姑姑心中想着打算睡了。

第二日一早众位宫女见惠文姑姑不在,只留了楚玉大宫女在教授礼仪。

楚玉没有惠文姑姑那般严肃,可为了这新进宫的宫女不出差错也分外严厉。

“腿站直了,脚放好,怎么还内八字?”楚玉冲着季念真前面的宫女呵斥道。

宫女赶忙改正,楚玉又走到季念真面前,从上到下看了看说:“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季念真。”季念真低着头轻声回道,声音婉转动听。

“你们都向季念真学学,这才是标准的站姿,如果每个人都能像季念真一般,我便不必教授了。”

楚玉说的话引得一众宫女齐刷刷的看着她,季念真毫不在意,不骄不躁。

午饭用过,惠文姑姑前来,检验了上午学的进度,嘴上说着不错,转而说道:“下午将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顾依柔比较胆大问道:“惠文姑姑,去哪里?”

“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惠文姑姑领着一众宫女,走在宫中小道,不过多时,宫女们就听到一阵阵惨烈的叫声,还未到门前,宫女们受到惊吓队形就散了。

“站好!只是几声叫便叫你们吓成这样,进去了不得吓晕过去。”惠文姑姑沉声道。

季念真心中直跳,也紧张的扣起手帕,同她们不一样的是,还在原来的位置。

惠文姑姑看看季念真,心想还真是个胆大的。

其实季念真胆子真不大,只是留着点理智有着矜持。

宫女们心中害怕,可也老实的排好了队,转了个弯便走到了慎刑司。

惠文姑姑向门房说了一声,随后领着新进的宫女进了殿内。

身边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宫女们战战兢兢的向前走着,后背发凉,冷汗直出。

“这位宫女两年前我带过,可惜做什么不好,竟然想妄图打听皇帝行踪,被人告发,不论安的什么心,统统过来受罚。”

惠文姑姑走到一位正在受鞭刑的宫女,绑在木头上,身上只穿着里衣,被鞭子抽打的血印纵横交错。

就在这时,身边的太监又一鞭子下去,宫女惨叫一声,昏了过去,太监却不管她生死,接着又是一鞭。

宫女们有的发起抖,有的甚至痛哭起来。

“进了这里,便是犯了大错,有些小错打发到浣衣局便是你幸运了,有的错却只能到这慎刑司。”

“惠文姑姑,人都已经昏过去了!便不要再打了吧!”季念真眼中含泪,只是探听皇帝行踪而已,便要了这宫女的命吗?

“哼,按照宫规,受三十鞭刑,就算死了,也要受完。”惠文姑姑说的狠厉,她没什么坏心思,只是告诫这些宫女安守本分,否则……

季念真也明白过来,这就是皇宫,家有家规国有国法,皇宫也有皇宫的规矩。

“都跟上!”惠文姑姑也不管那些宫女是不是在害怕,是不是在哭泣,知道怕便是好事。

“这个宫女妄想勾引才十四岁的三皇子殿下,被贵妃发现剥光打五十大板。”惠文姑姑像是没事人一样介绍着。

季念真看的这宫女衣服全无,手脚绑在老虎凳上,太监一人拿着一个她胳膊粗的板子,一下一下的打着,那受刑的宫女,一边哭一边惨叫。

跟着惠文姑姑的宫女们已然不敢看。

季念真懂得,她们这些奴婢只需要在宫内老实本分的办差事就好,如果有别的妄想,那便会极尽羞辱,受以极刑。

好难的一段路,走出来后,有的宫女腿一软便坐在地上。

也是,她们曾经哪里看到过这些,怕成这样也是自然的。

只有季念真还算得体,只是也难免的身上发抖,手帕都湿了,夹杂着眼泪和冷汗。

出来后孟夕瑶胆子小抱着她痛哭,季念真也抱着她安抚着。

没多时众人回到她们的院中,一路上恐惧缓解不少,惠文姑姑坐在上首,看着底下眼睛通红的宫女们,有的还在发着抖,满意的点点头。

“你们可知我的用意?”惠文姑姑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问道。

底下的宫女没有吭声,惠文姑姑随意指了指季念真说:“你来说说。”

“姑姑的用意应是让我们这些宫女谨守本分,谨言慎行。”季念真理了理思绪回道。

“不错。”惠文姑姑眼睛扫了扫季念真说道。

>>>点此阅读《报告太子:你的福气宫女已到账》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