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

小说:都市

作者:会飞的吐司

角色:黄盛 陈依依

简介:陈玄,地球上唯一修仙者。
亲眼见证了文明兴起,历经了世界变迁。
助过秦始皇扫灭六国,帮过李世民玄武门兵变,与朱元璋一起扛起过起义大旗。
和孔孟谈过儒,跟老子论过道,指导过顾恺之作画,培养过王羲之书法。
崇祯十七年,为抵抗辫子军入关,朱由检七顾茅庐请其出山,以皇位相承。
出手救之,不得已披上黄袍,却被天道反噬,毁了道心。
为修复道心,结阵埋入井底,竟被曾孙女直播考古挖了出来。
于是,世界震惊了。

书评专区

始神盘古:给我笑死了

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

《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第3章 天啦,这个世界疯狂了么?免费阅读

来人正是黄盛!

不过。

黄盛可不仅仅因为陈玄骂他爷爷小崽子,就过来找麻烦。

满脸凶悍的他,还有着更狠的打算——

再次胁迫陈依依加入他的你我互娱公会。

陈依依的剧本,实在是精彩绝伦,仰仗陈玄,即便他放出狠话,指使再多主播去抄袭,也不能真正做到让陈依依直播走到头。

陈依依仍然有大量观众,还有大量打赏。

看着陈依依照样活蹦乱跳,依旧大口吃肉,他暴跳如雷。

恰巧。

这时候陈玄张口来了一句“黄永福小崽子七岁还穿开裆裤”,他小眼睛瞬间眯了起来,心生一条毒计,唆使小弟发过去了两条司马弹幕。

然后。

便带着运营经理、人事经理,和四名保镖,杀了过来。

唔,一来,再给陈依依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惜财”的好名声。

这年头,谁还不爱个钱呐,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二来嘛,要是还不能逼陈依依加入公会,他就会利用这次事件,动用自己能量,彻底封杀陈依依。

得不到就毁掉。

听到黄盛在门外叫嚣。

直播间里炸成了一片!

弹幕成片成片的飞!

“黄盛真来了啊?!”

“主播,你赶紧去道个歉吧!别再拿黄盛开玩笑了!”

“诶,开始就建议主播你别开黄盛的玩笑,你不听,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

“主播,你现在带着小哥哥走吧...”

“小老弟,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主播现在带小哥哥走了,你以为就没事了?黄家家大势大,找个人那不是分分钟的事!”

“...”

陈依依心底的略微慌乱,在听到黄盛的叫嚣后,也变成了兵荒马乱!

“‘曾...曾祖’,黄盛到了哇,你赶紧从后门溜吧,我这小院有个后门的...”

然而。

陈玄却像没听到一样,眉眼轻皱,对着门外,大袖随意一甩:

“聒噪!”

声音虽小,却带起无形的波动,向泥墙小院门口横扫出去!

门外的黄盛,只觉得一阵烈风迎面刮过,胖脸盘子生生疼。

而后!

“咔嚓!”

三台车的玻璃车窗,竟纷纷炸裂!

玻璃溅射一地!

咔!

热闹的直播间,瞬间死寂无声!

良久。

一个弹幕小心翼翼的飘来:

“主...主播,我...我刚听到了咔嚓声,从门外传来的,是黄盛的车窗玻璃碎了吗?这...这个也是剧本?配合小哥哥装逼的剧本?”

第二个弹幕战战兢兢的飘过:

“我...我耳朵出问题了吗?我也听到了咔嚓声。前阵子我车子车窗破碎,声音跟这个一模一样...”

第三个弹幕胆战心惊的浮上:

“虽...虽然直播镜头没转到门外,但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小哥哥在说出‘聒噪’后,袖袍随意挥了挥,就把黄盛他们的车窗玻璃给震碎了?”

这仨弹幕一过。

直播间就炸了!

弹幕如雨,密密麻麻刷了屏!

“这是剧本吧!不然哪有人能挥挥袖袍把车窗玻璃给震碎的?”

“主播你敢不敢把摄像头转到门口那边,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黄盛来了!”

“尼玛,楼上提供了一个新思路!黄盛并没有来,是不是?主播只是找了个声音相似的人来冒充黄盛!”

“握草,黄盛没有来?那岂不是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剧本?!”

“我现在都怀疑花生酱那些人,是不是也在配合主播的剧本!她们不会都是主播的朋友吧?!”

“你们别关注什么剧本不剧本了,都没注意到小哥哥刚刚超帅么?简直有那种羽扇纶巾,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感觉!”

“嗯啊,我也觉得小哥哥刚刚超帅!我都想舔屏了!”

“你只是想舔屏?哈哈哈,我已经舔屏了!”

“...”

礼物也霸了屏!

“【胸小随我爸】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被折成蚯蚓的我,又被折成了细小微粒,没想到,这一切竟全是剧本,主播,看在我也舔屏小哥哥的份上,给我联系方式吧!”

“【菇凉放下胸器】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我觉得我不能继续看下去了,刚刚看到小哥哥挥袖袍,我竟然也产生出舔屏的冲动,我可是个大男人啊!”

“【思钱想厚】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主播你到底在星城哪里啊,跪着求你告诉我了!信我一句吧,跟我去娱乐圈绝对顶流!”

“【明人不放暗屁】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小哥哥这一波,直接秀的我头皮发麻!当然,主播的剧本也实在精彩,全是反转啊!”

“...”

而。

那些不同的声音。

依旧存在。

“主播,黄盛真没来?你只是找了个人冒充黄盛配合你剧本?诶,不管黄盛到底来没来,别这样了,黄盛会报复你的!”

“花生酱她们真是主播你的朋友?不是黄盛教唆模仿你的?我还是建议,主播别再开黄盛的玩笑了...”

“主播你别一直逮着黄盛薅啊,薅秃了都,咱换一只薅好吗...”

“...”

陈依依却是面色极其古怪,带着怀疑人生的懵逼!

听到那“咔嚓”声后,她可是扭头看向过门外的,透过木门门缝,她亲眼目睹了三台车的玻璃车窗自爆了!

这就让她当场目瞪口呆,看向陈玄的目光越来越复杂!

神...神马情况了这是?

陈玄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聒噪”,黄盛那边的车窗就全自爆了?

他...他怎么做到的?

又...又是个新奇的魔术?

而。

黄盛和他身边的那几人,则是瞳孔全部紧紧缩起,疯狂倒吸凉气,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那两台车!

刚...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泥墙小院里传来了一句小声的“聒噪”后,就起风了?

那风还直接震碎了车窗玻璃?

黄盛颤抖着嘴唇,艰难扭转头,问向身旁六人:

“刚...刚怎么回事?一阵风刮来,咱车车窗就爆了?”

六人茫然极了,齐齐摇头。

黄盛深吸了一口气,张嘴怒骂:

“废物东西!还运营经理、人事经理,还一个月两万的专职保镖,养你们还真不如养条狗!”

骂完后。

黄盛再次转头看向了泥墙小院,大吼道:

“陈依依,你别给老子在家里装死!刚刚不还骂我爷爷骂的挺爽么?!呵,这事今儿你必须给我个交代,要不然,哼哼...”

他这话虽没挑明,但话里话外,全是威慑!

可。

他这话还没落音!

泥墙小院里,陈玄冷哼一声,双手一背,眼中神芒一闪:

“跪下!”

如狂龙般的烈风,再次袭向黄盛!

一股无形的压力,轰然降下,压在了黄盛的双肩上!

“啪嗒!”

黄盛直接双膝砸在了地面,头深深埋入泥泞中,五体投地!

同样的!

他身旁那六人,也双膝噗通跪地,双手撑着地面,头紧紧贴在泥泞中!

咔!

直接间里再次陷入了死寂中!

五秒之后!

陡然炸裂!

“握草,黄盛跪下了?”

“我听到小哥哥很帅气的说了一句‘跪下’,然后就听到了‘噗通’声!那‘噗通’声我敢肯定是下跪声,别问为什么,从小在老爸面前跪多了...”

“真跪下了?一句‘跪下’,黄盛就跪下了?绝绝子啊!”

“喂,楼上几位清醒点,主播这是剧本啊,开始没看到真相帝给大家分析么!”

“真相帝?哪有真相帝分析?大家只是猜测主播找了个声音相似的人来冒充黄盛!”

“小老弟,这可不是猜测了,这摆明就是主播找了个人来冒充黄盛,真黄盛会因为小哥哥一句话下跪?”

“不管是不是剧本,开始那个瞬间,我完全被小哥哥帅到呆滞了,那双手一背的神态,至今都在我脑海里萦绕!”

“我也是,我也是,刚刚那一刻,我也被帅懵了!”

“我又舔屏了!”

“诶,你们确定刚刚大家的呆滞是被小哥哥帅的?我怎么感觉到我是被小哥哥的威严给震的?我差点要跟着跪下去了!”

“额,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发现,我好像也是你这样,被小哥哥威严一下给震的说不出话了!”

“这么说,大家刚刚都愣住了呀,不是被小哥哥帅住,就是被小哥哥威严震住,哈哈哈,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呢!”

“楼上你简直是在拉低大家智商下限,开始大家不是都没发弹幕么,这不明显是愣住了?还用问?”

“...”

礼物也再次炸裂!

“【胸小随我爸】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我也不管是不是剧本,小哥哥已经帅到我把屏幕舔碎了,主播,做个人吧,我都刷了这么多火箭了,给我联系方式吧...”

“【菇凉放下胸器】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我...我...,对不起,我也舔屏了,我现在对我性别产生了严重疑惑!”

“【思钱想厚】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主播你说啊,你是星城哪的,我真能让你成为顶流!”

“【明人不放暗屁】打赏了一发火箭!附言:小哥哥把我头都给秀掉了!我也差点随着那一声‘跪下’跪下去了!”

“...”

陈依依简直如坠梦中!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陈玄施施然的一句“跪下”,黄盛那些人就乖乖的跪下了?

这么听话的?

天啦,这个世界疯狂了么?

老鼠给猫当伴娘了?

黄盛和他身边的那几人,更是瞳孔缩成了针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浪头高达了数十丈!

又发生了什么哇?

泥墙小院里又飘出一句“跪下”,然后又起风了?

这风竟然比刚刚震碎车窗的风还厉害,直接压着人跪下了!

这地儿闹鬼?怎么就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风?

黄盛哆哆嗦嗦的想要挣扎起身。

可这一次,无论他怎么使劲,就是站不起来!

黄盛双手扒拉着膝盖,喘着粗气,瓮声瓮气对着身旁六人道:

“喂,你们是死了吗?快来扶我起来!”

身旁六人面面相觑,苦笑出声:

“黄总,我们也站不起来...”

黄盛勃然大怒:

“养你们还真的不如养条狗,你说你们一个个天天除了吃和睡,还会干点什么?”

话没骂完!

“呲!”

刺耳的刹车声再次响起!

一辆通体黝黑的宝马,飞速驶了过来!

车子还没停稳,车门便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慌乱匆忙从车中下来!

下来后!

二话没说,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黄盛的脸上!

“啪!”

一道清脆的声响响起!

黄盛的胖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纤毫必现!

“你踏马谁啊,敢打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黄盛气极了,自己莫名其妙被一股风压得跪地上,动弹不得也抬不起头,这时候居然还有个司马货跑来给自己一巴掌!

淦!

这都什么事啊!

“你....你这个孽障啊!”

老者又怒又惧,手都在发抖!

黄盛脸色陡变,冷汗大冒:

“爷...爷爷?”

“您...您怎么来了?”

黄永福面色难看,颤巍巍道:

“我怎么来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可是捅了泼天的篓子,黄家要被你害死了!”

“卢管家今晚闲着没事看考古直播,刚巧看到你惹祸,我匆忙赶来,诶,还是来晚了一步!”

黄盛满眼疑惑,满头问号:

“哈?我要把整个黄家害死?不是,我就是来替您找院里的那个小主播讨个说法,这也会把咱家害死?”

黄永福目光复杂,深深看了一眼黄盛,颤声道:

“你知道那个小主播身边那汉服年轻男子是谁吗?”

“他...他是咱黄家大恩人,是咱家族谱上的那个人,现在黄家的一切都是他曾经施舍的,他随时都能要回去!”

“爷爷你就别开玩笑了,咱家的一切怎么可能是那年轻男子施舍的?”黄盛不屑的笑了起来。

突的!

他脸色一变,笑容僵在了脸上,似是想到了什么,猛的瞪大双眼,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道:

“爷...爷爷你刚说什么?你...你是说那人是黄家族谱上的那个人?”

“咱们黄家一直在寻找的陈...陈玄?”

黄家族谱上记载过这样一个人——

百年前星城战火连天生灵涂炭,黄家先祖带着一家子人躲避乱世,饿晕在某个男子的家门,被他短暂收留。

在那短暂的收留期间,那男子不仅教会了黄家先祖经营之道,离开时还给了黄家一大笔银子。

黄家先祖感激涕零,三跪九叩,承诺必定拿着银子,利用所学,好好闯出一片天地,待事业有成后,随时欢迎那人来取黄家之资。

这黄家先祖正是黄浩!

而那人则是陈玄!

“爷...爷爷,那这也不对啊,他怎么现在还那样年轻?”

黄盛一脸苍白,几乎透明如纸。

黄永福缓缓闭上眼:

“他为什么不能这样年轻?当年你曾祖在星城闯出一片天地后,去找过他,希望他接手黄家,被他拒绝了,那时候他便这般年轻,几十年没变...”

“之后你曾祖还找过他几次,却再没找到了,黄家这些年也一直在找他,也没任何音讯,没想到你这次惹祸竟把他给惹出来了,我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他...他可不是什么凡人呐,文才武略样样精通,是个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你曾祖仅跟着他学了一个月的皮毛,咱们黄家就在星城数一数二了!”

“这样的人物,要灭你,灭整个黄家,那是挥挥手的事!更何况他还是黄家的大恩人,现在黄家的一切都是他施舍的,咱黄家要懂得感恩!”

“黄家族谱上不也清清楚楚写着,对陈玄及其后人,要永保敬畏之心,陈家后世若有难求助,黄家资产不够帮时,须以命相助!”

黄盛闻言,汗如雨下,浑身竟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个汉服帅哥竟是黄家族谱上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只手遮天、不为凡人所理解的大恩人陈玄!

难怪开始冒犯他的时候,车窗全炸了,自己还被一直压着跪到现在!

芭比Q啊,自己这是作死他妈给作死开门——

作死到家了啊!

相比于黄盛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他身边那六人却是满脸疑惑,一头雾水。

黄老爷子和黄总说的啥啊?

怎么这么玄幻,都听不懂了?

咱们这一晚上是集体穿越了?

黄永福说完后,便不再多言,整了整自己衣服,蹒跚得走到泥墙小院门口,缓缓跪伏了下去,无比恭敬道:

“黄浩之子黄永福,拜见陈玄老祖!”

唰!

黄盛身旁那六人瞬间脸色大变,眼珠子都快瞪地上了!

怎...怎么回事?

黄老爷子竟对泥墙小院里的那个汉服帅哥跪伏了下去?

还管人叫老祖?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大家这一晚上真穿越了?

泥墙小院里的陈依依,更是直接是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惊疑不定!

陈...陈玄到底什么来头啊,竟让号称只手能遮半个星城的黄永福给他毕恭毕敬的跪伏了下去!

还管他叫老祖!

诶,诶,不对!

等等!

陈...陈玄该不会是黄永福、黄盛事先安排好的棋子吧,几人共同演这一出戏,诓我进你我互娱公会?

雾草,有这个可能啊!

要不然,陈玄怎么会在黄盛打了电话后,莫名其妙骂上了黄永福,然后黄盛、黄永福就赶了过来?

这也太巧了吧!

不过。

此时。

直播间里的那些观众们,却是与黄盛、陈依依的反应截然不同。

弹幕,哗啦啦一大片。

“剧本,鉴定完毕!”

“嗯,确实是剧本无疑了,真正的黄永福会闲着没事大半夜赶过来叫小哥哥老祖?!”

“看样子来人根本就不是黄永福、黄盛!”

“主播,你别让我们在这里瞎猜了,把镜头转过去吧...”

“楼上别闹了好吧,你知道主播为啥一直不肯把镜头转过去么,就是因为来人不是黄永福黄盛!”

“就是,别看主播装得一愣一愣的,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全是假的!甚至花生酱那些主播都极有可能在配合主播的剧本!”

“...”

自然。

那些不同的声音还夹杂其中。

“诶,主播,你为啥不听我们的建议呢,黄盛真会报复你的!”

“就算花生酱她们真是主播你的朋友,但主播你有想过没,你这样一弄,万一黄盛也找她们的麻烦怎么办?”

“主播你真别逮着黄盛这一只羊死劲薅了,诶,我记得鲨鱼平台的老板是个挺好说话的人,咱换他薅吧...”

“...”

听着泥墙小院门口黄永福传来的恭敬拜见声,陈玄松松散散的抬了抬眼皮:

“黄小崽子,算你还有点礼数!行了,知道你来过了,回去吧!”

黄永福长跪不起:

“陈玄老祖,孽孙刚刚应该是不知深浅冒犯到您了,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给个机会,开门让小老儿带孽孙当面给您赔罪!”

陈玄不言,双眸微垂,若有所思,似在追溯往事。

良久。

才轻轻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

“罢了,看在你父黄浩的面子上,你进来吧!”

随着陈玄这一挥手,泥墙小院的大门“哄”的一下,打开了!

同时!

黄盛和他身旁那六人,也突然感受到身上压力骤消,均能站起身了!

黄永福感激涕零,砰地一声磕了个头,再次以无比恭敬的神情道:

“谢陈玄老祖!”

黄永福摇摇晃晃站起身,回头瞪了一眼冷汗滋滋宛如落水狗一般还跪在原地的黄盛,恨铁不成钢骂道:

“孽障,还不快跟我进来!”

说罢,他扭转头,躬身,谦卑得走进了泥墙小院。

黄盛恍然回过神,小心翼翼又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他身边那六人,在黄盛站起身后,也迅速站了起来,不过,他们并没有跟着进去泥墙小院,而是站在了门外。

身份不够。

黄永福领着黄盛来到陈玄面前后,再次跪伏在了陈玄脚下:

“陈玄老祖,孽孙自小顽劣,这次又不知天高地厚冒犯到您,小老儿已带来给您赔罪!”

话音落地!

黄盛已双膝跪下,猛直磕头:

“陈玄老祖,我错了,我不该冒犯您,您宰相肚里能撑船,饶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咔!

陈依依直播间瞬间死寂一片,所有人嘴巴都张得大大的,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紧接着!

瞬间升腾至哗然!

“真...真是黄永福和黄盛来了啊!!”

“我的天啦,黄永福、黄盛竟都给小哥哥跪下了?!”

“这...这是那个号称只手能遮半个星城的黄永福么?这是那个鲨鱼平台最大公会老板的黄盛么?”

“谁...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这个会不会也是剧本?”

“应...应该不是剧本吧,黄老爷子和黄总会配合一个一点名气都没有的十八线小主播?”

“那如果不是剧本的话,小哥哥还真是修仙的帝皇?黄老爷子管他叫老祖呢,而且他也自称是主播的曾祖!”

“楼上,现在是21世纪科学时代,网文那一套你就别拿出来说了,挺丢人的!”

“额,这也不对,那也不对,那究竟什么是对的呀,来个人解释一下吧!”

“解释啥啊,继续看下去不就得了,主播总要揭开谜底的!”

“...”

>>>点此阅读《曾孙女直播考古,挖出了千年的朕》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