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摊牌了,是我在总裁心口撒了糖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白菜撑船

角色:陆哲 刘雪

简介:“陆总,夫人又偷买麻辣烫吃!”
洁癖陆总当场拎起夫人,
“上次吃坏肚子忘记了?”
“老公,我就好这一口”
“你昨天吃猪肘子也是这么说的。
刚把猪肘摊子给你买了,
你又给我换口味了?”
陆总开会,中途常常被人打断。
“陆总,夫人又打架了!救护车都出动了!”
“是哪个孙子,在哪里?看我不收拾他”
“那个孙子在救护车上躺着呢!夫人下手又狠又毒,脑震荡!”
“…….我宠坏的,我有责任,我去慰问病人”

摊牌了,是我在总裁心口撒了糖

《摊牌了,是我在总裁心口撒了糖》第3章 你想要我怎么样呢免费阅读

“所以?”刘雪困惑的看着安茹,似懂非懂。

“我们安氏送给陆哲大婚所有礼物中,有一份是放生五百只白鸽,表面上是为他俩婚姻祈福,实际上......”

刘雪恍然大悟,

“所以,到时候,新郎新娘会被邀请在最近的地方观赏白鸽放生,白鸽一出,就一定会落下无数羽毛!”

“数量这么多的鸽子,不愁没有足够多的过敏源,为了以防万一,我还特意在鸽笼里放了各种狗毛猫毛。

到时候,我们就等着看穆丝丝的好戏,看她如何抱着她那个乡下姐姐,肥头肿脸的痛哭流涕!”

刘雪听完安茹一番言论,不得不为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安茹也得意地露出了阴狠的笑容。

“不瞒你说,我也为穆丝丝备了一份厚礼。” 双眸里闪过一丝狡黠。

......

在新郎新娘的专席上,

陆哲精细的切着面前的牛扒,

穆丝丝坐在他正对面,听着他手里的刀叉发出阴冷的叮当声。

陆哲刀法之快,如闪电,如疾风。

他刚处理完公务,

就听到妻子大打出手的消息,

脸色并不好看。

白晃晃的刀锋,闪得穆丝丝只敢呼气不敢吐气。

“听说你跟安茹动手了。”

冷冽的声音,锐利的眼神。

穆丝丝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只得低头看桌面。

“打人的时候不是很厉害的吗,现在怎么不做声了。”

还不是因为怕你!

穆丝丝心里默念,

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穆丝丝都会跳起来和对方较劲。

但是陆哲,

怕,

就是怕。

每每看到他,穆丝丝就像掉到冰窖里一般。

“你知道自己打的是谁吗?”

“我听别人说是安氏的大小姐”

“安氏,知道?”

“安氏实力仅略逊于陆家的,甚至,有些时候......连陆家都得要礼让安氏三分。”

“后悔吗?”

穆丝丝肩头微微颤抖,迎着那恐怖的目光,

“不后悔!她侮辱我姐姐。我,绝-不-原-谅!”

男人嘴角轻轻扬起一个弧度,收回了目光。

还有点骨气,

“那,那,我刚才丢了陆家的脸,你会惩罚我吗?”

穆丝丝面色冰凉,小心翼翼试探着,

“会,”

陆哲薄唇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罚你吃上好的西冷牛排。”

穆丝丝瞬间恍惚,木头人一般,

陆哲抱起手来,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的新娘。

“有件事我得向你道歉,我一直以为你是骗子,之前刁难你......”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两人的问话。

“二少爷,二少夫人,陆夫人请你们去大门口”

陆家佣人王嫂,一路小跑,过来禀报。

“等二少夫人吃了牛排,我们就去。”

陆哲慢条斯理道,

“二少爷,可能来不及了,夫人要马上去”

王嫂盯着陆哲身边的穆丝丝,支支吾吾,“......和二少夫人有关系”

“说。”

“外来了一大群人,说是穆小姐的远房亲戚,他们吵着要喜钱,说如果不给的话,就要叫更多的人过来闹。”

“轰”得一声,

穆丝丝只觉一头懵棍,

脸色立刻跟白纸一般。

她确实有这么一个远房表哥,一家人都极为地痞无赖,

穆家早早就跟他们断了联系。

已经好些年没有往来了,

不知这个表哥是怎么探听到穆丝丝结婚的消息,

甚至还得知了婚礼地址,

看来是知道陆家家大业大,

想闹到婚礼现场,分一杯羹。

如果任由他们闹下去,必定会连累陆家的名声。

穆丝丝脸羞红一片,顾不得其他,就赶紧就往外跑,

陆哲放下刀叉,也跟了过去。

还没有走到园子门口,

穆丝丝就已经听到了喧腾的吵闹声,

“你们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

穆父穆元嗓音嘶哑,喘息不止。

“穆伯伯,你忘记了,我们是亲戚,警察来了,也不解决家庭纠纷!了不起我们就去做个笔录。录完了,我们接着来。”

表哥贼眉鼠眼,口若悬河。

“对呀,我们既没动口,也没动手,难道我们过来说句恭喜的话都不让?” 旁边的小弟也叽叽歪歪。

门口已经被表哥一群人围着水泄不通,

旁边是形形色色的围观群众。

园子这边站着穆丝丝父母和表哥一群人对峙,

陆母在他们后面,眉头紧锁。

碍于是穆家的亲戚,陆母也不好随意出手,只能先观望。

表哥看到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就敲锣打鼓,卖力的大声呼号,

“大家都看看,都看看,嫁了有钱人,连穷亲戚都不认了!

我们过来讨点喜钱,买几盒烟,有什么错吗?

一人给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这点钱,这对陆家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表哥大声嚎啕。

“陆家人不给钱也就算了,好歹让亲戚进去吃吃饭。”

“他们肯定嫌弃人家穷了,弄脏了自己的地方,要不然怎么都不请客?”

“都说救济不救穷,他们有钱人最怕穷亲戚,跟躲瘟疫一样”

旁边人笑话一般的议论了起来,

“赶紧拿钱来!” 表哥大摇大摆,

穆元气得火冒三丈,“你们这和明着抢有什么区别?”穆元跺着脚,脖脸粗红,

表哥嘻皮笑脸,

“反正您们不给钱,我们就找更多人过来热闹热闹!

让陆总他们也认识一下我们这帮穷亲戚”

“你!”

穆元气得胸口直疼,穆母连忙搀扶住,

穆母看着这群人不肯离开,围观人越来越多,急得团团转,“要不,老穆,我们就出了这钱,让他们赶紧走吧!”

“不行,你这样惯着他,他们以后还来!”

穆父急忙堵住了穆母的嘴。

陆哲大步流星的走到陆母后面,他粗略的看了一眼,就知道这群人是惯犯。

来软的,磨不过他们。

来硬的,他们反咬一口说欺负人。

不过,

陆哲,从来都是来硬的,

而且从不担心别人如何议论。

高效,省时才最重要。

保镖们习惯了陆哲的处事作风,

早就严正以待,准备大干一场,就等着陆哲下命令了。

陆哲却迟迟没有动作,

而是看向了身边的穆丝丝,

“你家亲戚,你想我怎么处理?”

因为又气又羞,穆丝丝早已满脸通红。

她咬着唇瓣,没有作声。

凝望着穆丝丝委屈的小脸和挂着少许晶莹的睫毛,

陆哲的心,悄然撩动了。

“我可以给他们钱,也可以叫几个保镖过来,就地解决,关键是,你想要我怎么做?”

面对陆哲突如其来的问话,穆丝丝有些懵懂。

陆哲这是在尊重她的意见吗?

>>>点此阅读《摊牌了,是我在总裁心口撒了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