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快穿系统:尊上的心尖宠野翻了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乌邬

角色:施黎 牧惑

简介:【1V1切片】到处瞎撩的小狐狸施黎终于翻车了!
施黎在小世界时,对来渡情劫的仙界高岭之花——牧惑尊上始乱终弃,最终使得牡惑尊上渡劫失败,灵魂碎片散落三千小世界…
无奈之下,施黎只能穿梭于小世界,挽回黑化的牧惑尊上…
撩汉一时爽,挽回火葬场!
世界一:骄矜大小姐转身投进商界大佬的怀抱
世界二:一身黑料的三线女星与鬼才妖孽导演组上了CP,火遍网络

书评专区

快穿系统:尊上的心尖宠野翻了

《快穿系统:尊上的心尖宠野翻了》第3章 把商界大佬当做替身的第三天免费阅读

施黎却趁程则愣神的时候,扭进了程则的怀里,揪着程则衣服不放。

程则想要扯开她,却被她赖着不撒手,“别动,热…”

程则一下僵住。

包厢里的其他人都在聊自己的,视线却时不时地往他们那边绕。

看了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程则可是圈里有名的禁欲系,身边从来没有什么花花草草,前仆后继的女人程则从来没有搭理过的…

不少人甚至暗地里揣测他喜欢男人,不过有些不可考,也不敢声张罢了。

这已经搂上了?刘西瞠目结舌,看来还是之前的女人入不了程爷的法眼?

啧啧啧,这女人真勇,连他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谁说的程爷不近女色?传言有误吧…

程则冷眼扫过来他们就不敢往那边瞟了。

“别碰我!”

施黎喃喃道,皱着可怜巴巴的眉头我见犹怜的样子。

程则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最是冷心冷肺,随即把她掀在沙发上,想着方才人打量过来的视线,心里冒出无名之火。

施黎暗骂一声,这男人还真是软硬不吃。

她便不再装下去,朦胧着桃花眼打量程则,醉着酒嘻嘻笑着,“帅哥,陪陪我好不好?不喜欢我…我好难受…”说到最后施黎嘟着嘴,委屈巴巴的。

程则冷眼看着,心里冒起无名之火,轻薄了他还不够,想把他当替身?

真是可笑的很。

迎着程则神色莫名的俊脸,施黎无视他周遭的压迫,凑上去,勾住程则的脖子吻上去。

唇碰上一处冰冷。

施黎眼下的红痣在程则眼中无限放大,看上去,格外可口。

一股幽幽的清香冲程则侵略过来,带着让人沉醉的诱惑力。

程则眼眸伸了伸,攥紧的拳头微微颤抖,一股难以启齿的痛快从脊柱涌上来,这是自己的…

程则冷着脸推开施黎,恼怒地盯着施黎带着水光的唇,像朵花瓣一样,带着魔鬼一样的诱惑,把他内心最难以启齿的欲望释放出来。

施黎仿佛还在醉着,丝毫没有理会…

见“可口的点心”没了,施黎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

唇还在探寻,直到触上程则的脖颈。滚烫的唇隔着一层皮肉碰上了程则流动的血液…

程则眼中一片幽暗。

他双手控制住施黎,不让她肆意妄为地在他身上点火。“我先离开。”程则对刘西交代一句。

刘西哪里敢拦他,忙不迭地点点头,暧昧地在他们身上打量。

这就忍不住了?没想到程爷也有这样冲动的时候呢!这时候的刘西也不在意本来应该是程则招待他们了,迫不及待地想看他们的热闹。

程则双手控着施黎冷脸离开,施黎还有些不老实,手摸索着,“别乱动。”程则咬咬牙,语气里带着警告。

施黎安静下来,雾蒙蒙的眼睛瞅着程则看。还是别过火了,惹得他真生气就不好了。

今天的火,烧得也够了。

等程则离开,包厢里静了静。

“靠!这是哪里来的妖精!”

“把高岭之花程总撩拨成那样…”

“看程爷离开的模样…”包厢里响起暧昧的笑声。

不过他们议论也就几句,在场的都算是程则的生意伙伴,口风也是严的很,自然不会宣扬出去。

不过这,传言不可信啊不可信…

离开的程则自然没有怀着包厢里的人那样的龌龊心思。

****

老张还是第一次见自家家主这样窘迫的样子,他在程家干了几十年,当初到程家的时候程则不过刚刚掌权,那个时候气势已经迫人的很,年纪轻也不懂收敛,浑身锋芒,如今温和一些,却更加深不可测。

原本扣到最上面纽扣的衣领被扯开了一些,高奢西服更是有好几处褶皱,唇上更是有氤氲开的可疑红痕,还有脖颈,纯白的衬衫领口…

更重要的家主双手禁锢着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

老张瞪大了眼睛,被家主冷冷的眼神扫射过来才回神。

程则打开车门把施黎扔在后座上,狠狠关上了门,站在车窗外冲老张开口,“把她送到施家。”

施家?这不是家主的…小情人?怎么会去…

老张还以为他这是铁树开花…一下子心里有些遗憾

程则扫了老张一眼,他便没了其他的想法。

“是,家主。那…您呢?”

“我让小卢来接我。”小卢,程则的首席秘书。跟在程则身边跑前跑后,几乎没有假期,领着高工资含泪做资本家的“狗腿”。

老张便开车送施黎回去。

而车里的施黎皱皱眉,这个程则,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自己虽然没有醉,刚才那一摔也让她胃有些难受…

早晚要讨回来!施黎勾勾唇,一副奸计得逞的狐狸样。

“宿主,你今天做的太过分了!”揪揪有些义愤填膺地职责着,方才它已经看傻眼了。这个小狐狸,竟然轻薄尊上!太…太过分了!

“怎么?”施黎打断它,挑眉,眼神里带着不耐,仙界哪里搞来的老古董?

程则明明就,乐在其中嘛,至多就是恼羞成怒?

“你你你…居然在尊上不同意…”

“那又怎么样呢?这才是牧惑尊上的灵魂碎片。当初他渡情劫时的完整灵魂…我们在无人的教室拥吻过,在课上偷偷牵手…”施黎饶有趣味地回忆着。当初不知道是牧惑尊上,不过现在知道的,有点小刺激是怎么回事?

“够了!”揪揪气急败坏。牧惑尊上就是被这个妖精迷惑,这才渡劫失败的,不然恐怕现在的牧惑尊上已经成功晋级,成为仙帝!

“你到底是谁!”施黎微微眯眼,危险划过。“你不是那帮老头子制造出来的系统,你到底是哪里来的!”

看到揪揪对牧惑尊上的维护和像是对偶像一样的尊崇,可不像是没有感情的系统!

“我…我是牧惑尊上的剑灵守弈!”揪揪支支吾吾地,不过他作为剑灵,特别是清心寡欲的牧惑尊上的剑灵,接触外界很少,性情也单纯。不然不会被施黎这么快便戳破身份。

当初牧惑尊上渡劫,自然不会带自己的本命剑的,守奕待着仙界,忽然有一日断开了与尊上的联系,着急之下找到了仙界长老…

这才发现了牧惑尊上渡劫失败,灵魂碎片散落各地…

果然…这个小系统不是寻常的身份。

“那你应该是最了解牧惑尊上的了吧!”施黎面色带着诱哄,让守奕直觉不对劲。

不过它还是骄傲地挺挺胸膛,“那是当然!我与尊上相伴上千年!”

“那你得多给我提供帮助…尽快把他攻略到手,你的尊上才能回归不是吗?”

施黎笑的蛊惑。

“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尊上这般,就连渡劫失败都远远出乎它的意料。

说到这件事情,守奕有些沮丧,相伴千年,却仿佛从来不知道尊上是什么样的人。

>>>点此阅读《快穿系统:尊上的心尖宠野翻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