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帝在上:偏执皇子要入赘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界安

角色:金劲松 王公公

简介:【女强 1V1 】
帝之绝:你有病吧(竟然吻我,我们不熟吧?)
君景:亲到了(舒服)
…………
她从来都不是刃。
她从来没有说过要做K的继承人,但是她生为他的女儿,必须就要无情冷血吗?
本来她以为自己成为天圣大陆夏生国的女帝只是意外,没想到只是他计划中的一环。
谜团一个个袭来,她一定会握紧爱人的手走到最后。
她也从不甘愿做棋子。

女帝在上:偏执皇子要入赘

《女帝在上:偏执皇子要入赘》3:合作。免费阅读

御花园中各种奇花异草,芳香扑鼻,建造精致的亭台楼阁中的石桌上摆放着精致可口的点心,更有嶙峋山石,溪水缠流。

一名蓝色锦衣男子随地席坐在河岸边,清秀儒雅的脸庞上一双温润明亮眼睛盯着对岸来回走动的宫女,嘴里小声嘟囔着,“一、二、三………七”

最后一声落下,对岸一名端着点心的宫女被一块静立在十字路旁的石块绊倒。

男子儒雅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笑意,“摔一跤换一个口福,心中应是窃喜吧”

“你怎么知道她会是窃喜,而不是害怕”背后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男子回头,看到帝之绝时不慌不忙地站起来行礼,“拜见陛下”

这位男子就是被帝暮送进宫的金劲松,金庭之子。

“起来吧,回答我的问题”

“那名宫女一路上眼睛紧紧盯着那盘点心,不时四处偷瞄,该是嘴馋,她身后的两名宫女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但并未出声警告,应是知道她不敢偷吃,但是点心落地,她就有吃了的理由”

金景松眼神温润地看着帝之绝,眼睛里没有对帝王的谄媚,也没有对帝王的害怕,眼神始终淡淡的,仿佛他面前的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听他这么说帝之绝来了兴趣,“你为什么会关注这名宫女呢?”

“我只是无聊,喜欢预测事情的发展”

帝之绝脑海中忽的闪现出一个想法,然后随意地坐在河边草地上,并且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

金劲松坦然地和她并肩坐下。

“你为何会入宫?”

“遵从家父吩咐”

“你父亲让你进宫你就进?”

“我一届孤子没有选择的权利”

“不怕朕何时心情不好杀了你”

闻言,金劲松看着远处的眼神收回来,看向帝之绝的侧脸,只一秒又收回,“初见陛下,我在陛下眼中看见了喜欢,是对我这幅皮囊的喜欢,所以料想陛下杀了我和将我放在宫中观赏的几率大致为四六开”

帝之绝轻笑一声,转头看着他“那现在呢?”

金劲松和帝之绝对视,“现下陛下的眼睛里已无喜欢”

“朕若是现在杀了你呢?”

金劲松的眼神毫无波澜,“生是自然、死是亦然,与我没有任何的区别”

看来和她料想的一样,这个金劲松很是有趣,帝之绝站起身,“我有一个合作,金公子一定感兴趣”

*

临近傍晚,御书房内,丞相白落痕静静站立。

待帝之绝出现,他躬身揖礼,“拜见陛下”

帝之绝随意地挥挥手,然后坐下,“情况如何?”

“回陛下,金侍郎的库房里确有不少值钱之物,按照陛下之意臣已将其中大半充入国库,至于大公主………”

“清贫地很”帝之绝接话道。

“正如陛下所言,大公主的库房内只有少数珠宝银钗”

帝之绝一只手撑着头,“看来朕的这位大皇姐还不算蠢笨”

抬头见白落痕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帝之绝便出声问道“丞相在想什么?”

白落痕回过神,“回陛下,臣在想陛下刚刚的话是何意?”

“哦,那你觉得朕是何意?”

“臣猜想陛下是怀疑大公主私吞国库”

帝之绝心下暗道,这个白落痕倒是个敢说之人,“退下吧”

“臣告退”

白落痕走后,偌大的御书房中只剩下帝之绝和王公公。

帝之绝在白落痕走后一只手撑着额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王公公安静地站在一侧,不敢言语。

他从小看着帝之绝长大,清楚地知道帝之绝变了,虽不似从前那般暴躁,但现在心思更加深沉,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想到帝之绝小时候的事情,王公公在心中叹息,只希望今后她能开心。

次日上朝时,大臣们看向帝之绝的眼神显然比之前多了几分惧意。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禀陛下,臣有事奏”

说话的是二公主帝雾,身材修长,面容姣好,记忆里这个帝雾天资聪颖,饱读诗书,只是性子木讷,不通人情世故。

“说”

“回陛下,近日来我夏生第九州多个地带爆发洪流,灾民四散,下部官员已上书多日恳请朝廷派人救灾”

第九州的掌官柳非道,“回陛下,确实如二公主所言,九州不仅灾民四散,且臣刚刚收到消息,扶风都到银月都一带时常有匪徒横行”

帝之绝听罢,道,“众臣有何建议啊?”

帝暮闻言心中暗自思忖,这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陛下,臣愿亲自前往九州赈灾”

闻言,帝之绝还没有表态,金庭却是大声道,“不可”

“陛下,大公主乃是金贵之躯,九州正是纷乱之时,万不可亲自前去啊”

帝暮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眼神阴毒地看了一眼金庭,然后跪下道,“陛下,臣不惧”

金庭也随之跪下,“陛下,万万不可啊”

帝之绝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本来她还以为金庭是帝暮门下之人,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行了,起来吧,既然大公主如此为民,朕自然要成全,就有大公主亲自前往赈灾,金侍郎及工部侍郎全力配合”

退朝后,帝之绝将白落痕和帝雾叫去了御书房。

“陛下,臣以为派大公主前去九州实为不妥”帝雾道。

“何处不妥?”

“陛下可否知道大公主私吞国库一事?”

帝之绝没有说话,帝暮继续道,“虽然臣没有找到证据,但是国库亏损一定是大公主在背后谋划,用这笔钱来养私兵”

“此次大公主提出亲自去九州,很可能是要借机私吞赈灾款”

帝之绝在帝雾说话期间一直观察她,这个帝雾还真是半点人心都不懂,擅养私兵这种事直接就和皇帝说了,而且还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

“丞相以为呢?”

白落痕揖礼道,“回陛下,臣赞同二公主所言,但是臣想,陛下将我二人叫来必是有所吩咐”

“没错,这次赈灾朕会下旨让二公主随行,丞相暗中跟随,与二公主配合找到证据”

“臣遵旨”

临离开前,帝雾看着帝之绝欲言又止,“陛下,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便不讲”

“可是臣觉得需要讲”

“那就讲”帝之绝眉头微皱。

帝雾深吸一口气,道,“臣觉得陛下现在后宫空虚应该………咳,是时候绵延子嗣了”

帝之绝轻笑一声,没有说什么,“退下吧”

帝雾脸色踌躇,但还是听话地退下了。

>>>点此阅读《女帝在上:偏执皇子要入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