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强撩致命:我把清冷师尊攻略歪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炼金闪闪

角色:薛红豆 迟卿卿

简介:本欲躺赢,奈何错穿
她,薛红豆,be星人,用一生的霉运换来了一次穿书的机会。
本应该成为躺赢挂逼,绝世风华的一代女帝。
未曾想大意选错版本,在be的路上越走越远。
薛红豆:狗比作者挂羊头,卖狗肉。
三流作者:我就蹭下自己爽文流量,你自己选错怪我咯!
薛红豆:狗比作者没有心。
三流作者:我好歹让你尝了不少甜头。
薛红豆:狗比作者给我死
三流作者:注意言辞,小心我不讲武德~

强撩致命:我把清冷师尊攻略歪了

《强撩致命:我把清冷师尊攻略歪了》第3章 被偏爱的惴惴不安免费阅读

距离迟若天十三岁的生辰还有两日,薛红豆隐隐觉的宫内氛围十分不对,暗流汹涌,有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根据她打探到的消息,参与皇太女之位争夺的分为两派别,立嫡派和立长派。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原小说里迟若天就是嫡长子,皇储毫无争议。这里出现不一的声音主要原因是因为男后钟离昧一,原是西凉国皇族。

有些老臣有着几分江山改名的惮虑,毕竟是男后,需要一些提防。当初也不同意女帝将钟离册封为皇后来着,可惜没拗过皇上,这次绝不能退缩。

部分新臣却没有这个隐忧,在他们心中立嫡就是对老祖宗最大的尊敬。

皎皎殿下如今正值豆蔻年华,以女皇陛下现今状态来看再执政十余年不成问题,到时候二十来岁的年纪已不是可以随意糊弄的黄口小儿了,这江山还在迟家手里,翻不了天。

蕴庆宫,大樟树下的石凳上。

薛红豆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听着橘白带来的消息,心中百感交集,庆幸迟卿卿只生了两女一男,不然上演个“九子夺嫡”,可真吃不消!

这些天她一直在恶补消化这个国度的知识,之前虽然看过大概,但细节方面却无从考证。

一般来说正统册封太女都是要走流程的,需得先发布册立的诏书表明皇帝的意向,探知朝中各势力分布的反应情况,问题不大,方能正式确定人选。

怎么如今尚未统一就跟确定了似的,她都成众矢之的,直戳戳的箭靶了。

没办法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情节,但是无论选不选的上,对现在的迟若天来说应该都不算好事,没有父族的庇佑,即使有女皇,也还是个孤家寡人。

再说那迟若皎皎是什么人?原书里描写的可真是一个反人伦道德、心思阴毒的大反派,暗里不知给迟若天下了多少绊子,可惜都棋差一招败在女主手上。

开局艰难的她,有几条命和迟若皎皎斗?

两日很快便到。

清晨时分,薛红豆坐在梳妆镜前十分不安地绞着手指,那股紧迫感更强烈了。

镜子里蝉衣正给她鼓捣着妆容,一张本就精雕细琢的鹅蛋脸又被细细地描摹。

面施粉黛如朝霞映雪,凤眸流盼盈盈转转,口若含丹,唇珠微翘有着小小的傲娇。不笑是枝头雪,一笑如百回春。

薛红豆不禁感叹,迟若天长的可真美,好在生在盛世帝王家,若是乱世穷苦人家怕就是祸事了。

梳妆完毕,她穿上迟卿卿刚刚命人送来的如意缎袖五彩祥云朝服,悬着的心吊的更高了。

坐上轿辇前往奉天殿,路上稀稀疏疏的看到三两大臣凑一块议论,偶有声音传来…

“皇上的意思太明显了,厉大人你怎么看?”

“上面闭目塞听,我等做臣子的自当肩负起谏言劝诫的责任。”

“是一场硬仗啊,若天殿下倘若前些天没有摔伤脑袋还好,可这下…”

声音戛然而止,想来是看到了她的轿撵。

摔伤脑袋?又不是摔坏,怎么来了个转折?

辰时的奉天殿上已是人头攒动,薛红豆在内侍的引领下踏入殿中。余光扫过,左右两侧站着头戴高帽的文武百官,多为女子,皆是神情肃穆。

薛红豆走到殿中央位置叩拜跪下,殿上方坐着迟卿卿,她的右前侧坐着凤君钟离昧一,龙章凤姿,气宇轩昂,不像书里写的唯唯诺诺的样子。

跪完起身间,迟卿卿缓缓开口:“诸位爱卿,今日乃吾长女若天及笄生辰,趁此良时,朕欲发一事。”

龙座上的人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底下大臣未有反应,继续说道:“太女之位,悬而未决,朕以为若天堪当储君之任。”

刚说完,下方的大臣们便炸开了锅,原来谣言是真的。薛红豆心里也砰砰的,她瞄了眼钟离昧一,那人依旧端坐着,离得太远看不清表情。

“陛下,若天殿下自是天资聪颖,但臣想斗胆说一句,我朝自古以来都遵循着立嫡不立长的制度,立若天殿下是否于理不合?”一个头戴高帽,有些粗壮的女子出列朗声道。

薛红豆撇了撇嘴,想没有反对的声音是不可能滴,就看迟卿卿怎么面对了。

“那依礼部尚书的意思,是要皎皎来接我的位?”迟卿卿居高临下地看着粗壮女子嗤笑道。

礼部尚书汗涔涔跪下:“臣不敢为陛下做主意,只是若置约定俗成的传统于不顾,怕是不好与天下人交代。”

她话音刚落,后排一颇有清丽之姿的女子也站了出来,拜了拜出口道:

“臣也以为,若陛下开了这先河,这天底下人争相模仿,如咱们皇族和气的倒还好,不和气的,兄弟阋墙,祸延家族的事应是少不了。”

薛红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有些人就爱睁眼说瞎话,谁不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哦,孙爱卿,你是想说朕将会是那害群之马吗?”

孙爱卿扑通一声也跪了下来。

“立嫡是传统,立长朕也不是头一回,另还有立贤说呢,各位爱卿是不是都要辩一辩。”

迟卿卿色厉内荏继续道:“况且,皇后之位当初还是我力排众议推上去的,现在这么做又为了什么,我希望你们都有这个考虑。”

啊?是想让他坐就坐,不想就能把皇后拉下来的意思吗?

这话说的有点直白刺耳,薛红豆又偷偷瞄了眼凤君,他低着头坐着像个乖巧受气的小媳妇,倒有点原著的模样了。

“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若天殿下德才兼备,作为储君许是天下之福。”

左后方传来一道嘶哑的声音,薛红豆循声望去,出声的女人约莫五十来岁,背部挺直,神情肃然。

迟卿卿缓和了阴沉的脸,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陛下,臣前些日子听说若天殿下有些摔伤,不知可有大碍?”一张笑意盈盈的脸映入眼帘。

殿上方人刚缓和的脸又阴郁了起来。

“厉大人,何必拐弯抹角,若天真是摔傻了,难道我会拿着大夏朝的命运开玩笑?”

“陛下多虑了,臣只是担忧皇女的身体安康…”

“担忧?怎不见你拿出私藏的千年人参去侍奉?倒会在这节骨眼挑毛病。”

迟卿卿冷哼一声,厉大人也支支吾吾地退下了。

“皇上您三思啊!皇位继承关乎江山社稷,稍有不妥,便会带来动乱啊!”

“太史,不要倚老卖老,动乱你可是意有所指?”

“老臣并无所谓,只是希望陛下以史为鉴。”太史也败下阵来。

“若天性子沉稳,敏而好学,品行端正,知人善任。朕觉得她将来会是一名明君。”

一番唇枪舌战,终以女帝的胡搅蛮缠和立长派的东拉西扯奠定胜局,听的薛红豆都觉得草率。不过估计不管怎么说,立嫡派都不会乐意。

接下来便等册立的诏书下发了。

薛红豆默然,这就是无脑爽文吗?虽然改了身世,但是丝毫不影响大局。

不过钟离昧一真如表现的那么唯命是从?

原著里写他唯唯诺诺是因为他只是个侍君,还不受宠,一切从明哲保身出发,以至于他的女儿迟若皎皎非常厌恶他窝囊这一点。

但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了,正常来说一般的皇后怎么可能在亲生儿女没有犯错的情况下容忍得了别人的子嗣继承大统呢?

事情不简单呀,被偏爱的她惴惴不安。

>>>点此阅读《强撩致命:我把清冷师尊攻略歪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