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草莓酱烤鱿鱼须

角色:司空 长公主

简介:【婚后互宠】国家战乱,皇位易主 ,长公主司空引重生了,重生在她和反派将军洞房那一夜。然而她没想到的是……
“盈盈,我都听你的。”“前路所有艰难,我都会为盈盈摆平。”
司空引扶额无语,原来自己嫁的这个冷面战神,造反之前居然是这种撒娇打滚要抱抱的诡异画风。

书评专区

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

《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第3章 重生在他们大婚的洞房免费阅读

司空引睁开眼,入目是一片红色。

她觉得头沉沉的,腿脚有些麻,可是四肢却没有那么冷了,呼吸间也畅快了不少。

她这是在哪?她曾杀过那么多人,恐怕已经下了十八层烊铜地狱。

可是她竟觉得自己口鼻间呼出的气体是温热的!

直到她用力眨了眨眼,这才确定,眼前的红色不是她眼里的血,而是罩在她头上的一块红布。

司空引摇了摇头,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却又想不明白是在哪里见过。

于是她抬手一掀,那块红布便被她揭下,紧紧攥在了手里。

她……竟然有力气了?

还不等司空引细细思量,便听到耳边传来两道熟悉的女音。

“长公主!”

“长公主!”

有两人同时喊道。

而司空引听到那声音,如被雷击般立在原地。

饶是她忘了谁,也绝不会忘了这两人的声音——这正是她手下最得意的两大女官芷花和芷月!

此二人是一对双胞胎,先皇在时就在她身边精心侍奉。她们一同长大,一起读书练武,虽不是姐妹却早已情同姐妹。

她们跟在她身边,一生未嫁。益王得势后,用了极腌臜的手段废去这二人武功,将她们赏给了他最得力的手下,她一时身边无人,这才被益王得空俘到了皇宫内。

“益王……他放你们出来了?”司空引声音颤抖,泪意上涌。

司空引看着眼前一对面容一致,仅以钗环方向区分一二的双胞胎姐妹花,一时千万种情绪涌上心头,以至忽略了她二人还是双十年华的姣好面容,完全不似那对跟了她十余年,殚精竭虑了十余年,以至于鬓角都染上白发的二品女官芷花芷月。

“长公主在说什么呀?”

“我们怎么听不懂呢。”

芷花芷月二人都歪着头。

司空引一愣。

“长公主快快坐回床上,把盖头盖好了!”芷花道。

“不然陈小将军怪罪下来,奴婢们该如何自处?”芷月道。

“什么……”什么盖头?

司空引又是怔愣了两秒,这才想起手上那块红布。她将那布拿在手上铺展开,那上面,赫然是一幅绣工精致的鸳鸯戏水图。

她脚下一软,坐倒在了床上,一头价值连城的钗环摇得叮当作响。

这一瞬的信息量太大太大了……

她没死?她还要嫁人了?益王将她许给了谁?为何之前她全无印象?

思及此,司空引拔下一支金钗来,紧紧攥在手里作防身之用。

可是她明明喝下了那杯鸩酒,药石无救!

她曾有一瞬以为益王找了两个极像芷花芷月的人来骗取她的信任,可这样的局在她眼前完全立不住脚,识破不过片刻之间。

她这才静下心来细细打量芷花芷月两姐妹——之前她们哝软娇嗔的语态,哪里像那两个跟在她身后多年,淌过无数腥风血雨,杀伐果断的芷家女官?

倒像是……像是四皇兄登基之初,她刚刚接管怜影卫时。

“等等……你们说……陈小将军?”捕捉到了两姐妹话里的关键信息,司空引喃喃地问。

芷花芷月双双瞪大了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彼此——长公主这是怎么了?坐在喜床上打了个盹,跟被鬼上身了似的。

司空引看着房内一片红色喜气洋洋的陈设,又看了眼自己身上这身华美喜服……

她又拿起手上那只金钗细细打量了一番。

不看不要紧,可这一看,她立马认出这支金凤对影云月钗,乃她的母后当年嫁入天家时,顾家送来的陪嫁。后来母后过世,四皇兄登基,给陈剑琢和她赐婚时,又将这钗赏给了她。

她隐隐记得这钗她在大婚当夜戴过一次,就作为陪嫁压在箱底再也没拿出来过,直到益王炸了她的公主府,母妃的这只金钗就随着她的府邸一起沉入了平湖湖底!

她看着这支金钗,忽然间背后冷汗涔涔,一个疯狂到惊世骇俗的念头在她心间诞生。

“今年是哪一年?今天……又是什么日子?”

“回长公主,今年是天圣三年。”

“回长公主,今日是六月十五,司天监挑的大吉之日,您与陈……剑琢将军成婚的日子。”

芷花芷月心中虽然不解,但看长公主神情不似开玩笑,于是恭恭敬敬地答道。

司空引敛眉不语,眸中思绪万千。

原来她死之后,阎王不肯收她,又将她打回人间,让她重活一世。

很不巧的是,她重生在他们大婚洞房那夜!

老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却也把前世她最大的仇敌之一塞到了她身边!

前世圣上赐婚,她心中十分不喜陈剑琢此人,大婚之夜连洞房都没让他进就让人打发了他回去,第二日更是早早地回了她的公主府。陈剑琢一夜之间沦为京城笑柄,后来南边水患,他直接自请离京南下,一年多都没有回来。

司空引回忆了一番,想起彼时一同南下治理水患的,除了已经身为驸马的陈剑琢,还有左相许高业之嫡长子许智宸,以及她的二皇兄,后来的益王司空珩!

许智宸此人,才干远不及他爹左相,却深谙官场钻营勾结之道。他后来能官至三品吏部侍郎,可是大大沾了她二皇兄司空珩的光!若司空珩真坐上了那位置,许智宸接替他爹的位置也只怕是早晚的事。

后来司空珩能封益王,坐拥益州这块富饶宝地,凭的就是司空珩这趟南下治理水患之功,其中亦有如今的皇太后许海秋从中推波助澜。

司空引如今十分肯定,这趟南下之行,让许家和司空珩勾结到了一起。

只不过陈家是何时参与其中,陈剑琢又是何时决定对益王尽忠,司空引却是不得而知。

芷花芷月二人皆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她们守在门口,远远听见外头的躁动,知道这是驸马来了。

可……她两看着长公主一脸阴郁的模样,怎么也不像是喜欢驸马的样子。

对这结果早有预料,可是想起长公主出嫁前皇上对她们千叮咛万嘱咐,花月二人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长公主,驸马要到了,礼不可废……”芷花嗫嚅着小声提醒。

“还是先把盖头盖上……”芷月补充道。

司空引却坐着一动不动,眸光微冷地看着手中金钗,心中一片烦躁。

重活一世,她和陈剑琢之间已有化不开的仇恨,想让她笑脸迎人作新妇,怎么可能!

她拿起钗子在眼前比了比,不免对老天这样的安排有些怨怼——若让她回到早几个时辰前,她倒是可以差人杀了这陈剑琢,再把自己推个干净,为皇兄解了这一大隐患,一了百了!

如今,却是不行了。

先不说自己一身三脚猫的功夫和陈剑琢这等戍边大将完全没有可比性,就是她能得手,驸马大婚之夜在洞房被刺死,她是无论如何也摘不干净了。

芷花芷月看着长公主手上的金钗在烛火下反射出幽幽寒光,一脸杀意毫不遮掩,两人不由得心下一惊,相看一眼,证实了彼此心中所想。

长公主要杀驸马!

听着外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二人心中皆是心跳如雷。

不可不可,这是万万不可的!

“长公主,万万不可!”

“长公主,三思啊!”

二人齐齐高喊,只希望主子不要一时糊涂。

主子要杀谁,她们自然一把子支持,只是现在动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实在太不明智!

两人话音刚落,房门啪地一声被踹开了。

>>>点此阅读《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