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霸天魔帝

小说:玄幻

作者:云真人

角色:石峰长平

简介:一个魔门弟子,被派去正道当密探,成为魔门弃子,其偶得机缘,同正魔两道交锋,终成为不灭魔帝。
传统仙侠,无系统,有金手指。
境界划分,经典的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
凡界,灵界,仙界

书评专区

霸天魔帝

《霸天魔帝》第6章 迷途与惊变免费阅读

吐纳太慢,这是因为五行灵根资质太差,叠加上铁魔功功法低劣的原因。

就像老马拉破车,两个差劲的原因组合到一块,最终产生的结果令人很不满意。

辗转一宿,从储物袋取出宝鼎打开一瞧。

不出意料,四十多枚一阶灵石全部变成了二阶灵石,升值百倍,昨天花掉了一大笔灵石,今天身家不仅没少,反而大幅增长。

灵石越花越多的感觉真妙。

石峰稍作整理洗漱出了院子,用令牌将守护法阵开启。

北风吹过,吹得院落前铁竹林一阵呼呼乱响,风卷起地上碎雪,吹向院落时被一层透明无形的护罩挡住。

石峰抬头,绰约可见有早起的修士在玉泉山顶演练。

那几个修士正在交手切磋,光华闪耀。

石峰缓步进了长平城。

繁华的长平城治安很好,这儿没有野外可能会遭人暗算,被人劫杀的那些风险,但繁华的长平城,也有繁华城市所带的潜在危险。

那就是生活在这,容易被乱花欲迷人眼,在不知不觉中丢失本心和对大道的追求。

石峰原为魔门弟子,魔道之人性情洒脱。对于人性中的欲望,正道中人往往采取抑制和对抗,而魔修更多的是顺从自己的欲望和想法。

对于成功者来说大道殊途,最终都走向成功。

可以采取正道,通过严格残酷的律己,克制人性中各种绮念、欲望、贪念,达到修心修身不被外物所累,道心永恒;

也可像魔道,不加约束,尽数尝试之后心境豁然改变,不沉伦于欲,魔心不灭。

对于失败者来说,是踏上不同的道,最终都一样走向失败。

先律己,然后某天坚守的信念崩塌,走向失败;或者一开始就放任放纵,一辈子都沉沦其中而不自拔。

正道,魔道,都属三千大道,道有别,却无高下之分。

道路没有错,不能通天的原因,是走在路上人自己本身缘故。

石峰在街上走着走着,就被路边花香楼的姑娘拉了进去,忘记了自己本意是想来买灵丹修炼。

不论地域,不论时间,不论文化,不论习俗,美貌在哪儿,都是一种抢手资源。

能在长平城开妓馆,又怎会挑些歪瓜咧枣?

在这儿的女子,虽是凡人,但个个都是经过千挑万选。她们身无灵根,但仅容貌一项,绝对完胜一般女修,又学得一身服侍男人的好手段。

石峰进了姻脂阵,入了温柔乡。

他又陡然暴富,不用再为灵石犯愁,这下子哪出得来!

他就在这温柔乡里昏天暗地的过了七八天,十几个绝色一齐服侍,各使风流本事,靡靡之音,让人迷醉,轻歌曼舞,百媚千娇;如梦如幻,叫人乐不思归。

这天,石峰斜枕着一双雪白修长,充满弹性的美腿。

忽然半空中霞光阵阵,数百只灵鸟当空飞过,他坐起一看,在众鸟之上有座仙阙,通体亮如白玉,显然是高阶法宝,七八个衣带飘飘的仙子,立在仙阙前拱卫侍候着一个坐着的白衣前辈。

清虚,永福,长平,安宁四个城池,都有禁飞阵法和命令,除了正常值守的执法弟子外,就只有极少部分位高权重的金丹真人,元婴老祖有特权可以御空而行。

石峰痴痴目送那仙阙飞向清虚宗。

身旁的一个最受他宠爱美艳女子,瞧见石峰看得入神,献媚讨好似告诉石峰刚才飞过的那位是清虚宗一位叫做洛千秋的金丹真人,听说他实力高强之极,曾经力斩蛟龙,仙法盖世,在清虚宗的金丹真人里都少有对手。

其它女子你一句,我一句补充起洛千秋的不凡事迹。

有人说他有三头六臂。

有人说他有千变万化之能。

有人说他极有可能进阶元婴,得享千年寿元。

凡人论仙,众说纷纭。

石峰把目光收回,看向屋子里十几个女子。

众女从身材到容貌,无不堪称极品,一个个美目迷离,薄纱轻透,但此时在石峰心底掀不起半点涟漪,他就像看破了一切的老僧,只觉红粉如骷髅,男女之事,索然无味。

心中反升起另一个强烈的念头。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居于人下,让他人肆意从我头顶踏过?

我有天赐神鼎,岂能碌碌无为!被美色所误,踏上迷途,一事无成。

这种肆意放浪之后的看淡心境,比起某些人美色当前,不停念经,抵御自己绮念反而更有效果。

争霸之心顿起,当即就结了账,才知在这温柔香老贵,竟然花掉了三千颗一品灵石,要再多玩个三五天,指不定会被人扒光赶出来。

石峰出了醉香楼,悄然绕了几圈,进了一家叫灵丹阁的商家,在女知客的推荐下,很爽快地买了数瓶培元丹,然后回到玉泉山庄,吞下培元丹开始修炼。

灵丹入胃,被缓缓炼化,却在炼化之间,十有八九不被吸收,全都飘逸于体外。

石峰思量一阵,找不到原因。

心想莫不是进了黑心商家,被人当冤大头给骗了,买到了以次充好的灵丹,看来明天还得再走一趟,去个规模稍微大一些的商家,次日再临长平城。

街上人来人往,有的行色匆匆,有的穿着奇特,有的优哉游哉带着漂亮侍女一步三摇。

还有修为低的男散修,三五成群坐在街头,海吹胡侃,一个个把自己说成天选之子,如何偶得机缘,踏上仙途,这一路又是如何风光。

闲聊时这群男子,目光瞟过街上一个又一个青春美貌女子。

当听到有零散活干时,一个个本相毕露,争先恐后。

这城里修士不少,同样凡人也很多。

许多商家的知客都是从凡中挑选的极其漂亮的女子,有一定实力的商家才会用修士接待顾客,受聘于商家的女修,大部分都是些资质普通女修,或是没有跟脚的女散修。

两旁街边叫卖喧嚣,揽客吆喝,相识之人的招呼,此起彼伏,使得长平城充满市井之气。

“胡记杂货!”

“赵记百草堂”

“江记奇物”

“正玄居”

“鉴古坊!”

…………

石峰在街头溜达,看到街角有个小小不起眼的鉴古坊,心想我倒要看看昨天是不是被人当冤大头给骗了。

一进其内,石峰呆了下,小小的铺子里空荡荡的什么货物都没有,也没有客人,冷冷清清,在一个红桐木桌子后,一个炼气后期,身穿红袍,肥头大脸的老头侧躺在椅子上。

红桐木的桌上摆着香炉,有一束熏香正在静静烧着,缕缕青烟缓缓上升,慢慢散开,让屋内充满了淡淡的异香味

椅子上的老者正看着津津有味看着一本书,那书的封面画着一个被一剑刺心惨死的裸女,书名赫然是江湖香艳劫杀录。

一看这铺子就没有实力,一看这老头就很不靠谱,石峰掉头就走。

“嘿嘿,道友,进来了就别忙走。你是不是有宝物要鉴别,小老儿这铺子虽然小了些,但老朽这对招子绝对敞亮,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老朽都见识过”

老者把书放在桌上,他刚才看的那页是插画,画的还是惨死的女子。

莫非这是一个老变态。

石峰不计究这个,只在乎老者鉴定实力,他指着空荡的铺面,疑道:

“道友你是不是在吹牛?”

老头呵呵笑道:“老夫骗你干什么,你别看我这铺子规模小,又什么东西都没有,你要知道老夫我这经营鉴宝,最重要的就是这对亮眼的招子”

石峰将信将疑。

“小友老夫我骗你作甚,你想想长平城的铺子租金有多贵?老夫要没有点真本事,能空荡荡在这经营吗?你有什么好东西,赶紧掏出来?老夫收费公道,越是稀罕物收费越便宜,我要是鉴定不出你的东西,我倒找你一笔灵石。”

老者气势十足,信心满满。

石峰从储物袋取出昨天买的培元丹,交给对方道:“劳请道友帮我鉴定下这瓶培元丹的品质如何?”

老者瞟了一眼,大失所望,“你就拿个这玩意叫老夫鉴定,你没瞧见瓶子上印了个清韵商盟?”

石峰不解追问:“这个清韵商盟有什么说头?”

老者:“小伙子,你刚入仙道吧,清虚宗门下七大商盟中的清韵商盟你居然不知道?”

石峰再施憨厚装傻绝技,摸摸鼻头,一幅愣愣样子道:“我真没听说过,请您为说说”

老者:“清虚宗这你知道吧,清虚宗门下金丹修士众多,修到金丹就有五百年寿元,在清虚宗门内,每个金丹修士即是同门师兄弟,又互相有竞争。许多每个金丹修士背后都有一个庞大家族,要维持一个庞大家族的繁华和发展,除了金丹老祖之外,还必须要有能聚财的商业活动。各家族之间也有竞争,于是会出现多个家族合纵连横,互补长短,或是通过联姻,或是通过商业交错入股,结成利益共同体”

“商盟就应运而生,其中有七个实力最强的商盟被清虚宗正式认可,七大商盟有各自的名字,在各自的货物上印上自己商盟的名字,保证售卖的灵丹,法器等等各种货物的品质,在长平城内,看见商盟的商家,你尽管闭眼买,绝对不会买到假货,次品”

石峰将信将疑:“为什么这么绝对,我一听绝对两字,我就觉得过于武断”

老者瞧白痴似的盯了眼石峰,“你没经过商,你不知道商场如战场,你的对手会比你还更用心的盯着你的商品。你售假,卖次品,立马会有人上门来砸你铺子,拆你招牌”

石峰哑然,心想这好啊,正道这些家伙,在这一点上总算像点人样。

魔炎宗里的行事完全不是这样,被人坑蒙拐骗,上了别人的当,只能怪自己眼瞎,只能怪自己傻,你敢上门找茬对方敢打断你腿。

“那我吃了培元丹怎么没什么作用?”

“你吃了后有什么反应?”

“我服食之后炼化时,灵气十有八九飘逸出体外?”

老者狐疑道:“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呢,把你手拿过来,老夫有摸脉神技,给你探查一下”

石峰把手伸了过去,老者搭了两根手指在石峰脉门上,习惯性微闭两眼,但只在刹那间猛地睁开,眼中有精光,脱口道:“哎哟,你小子炼的魔功”

石峰色变,惊得透心凉,想缩回手,手腕却似被铁爪抓牢。

>>>点此阅读《霸天魔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