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晚安,国民老公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吖灼

角色:吉西雅,卞霁

简介:传说左拥右抱的国民老公改邪归正,浪子回头,专宠家里迷糊小娇妻
网友纷纷好奇究竟背后的小娇妻姓甚名谁
苏南葵躲躲藏藏,到底还是被揪出来
记者提问她的降夫三十六计,苏南葵却贼兮兮道:不、其实我只是凉少名分上的妻子,他其实喜欢男人!众记者惊呼
当晚,国民老公迅速上了热搜
“听说我喜欢男人?”席凉眯眼看着她
苏南葵心虚……“看来我有必要实践一下证明自己了……”.

晚安,国民老公

《晚安,国民老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他是谁

苏南葵站在阴凉处吸着奶茶,看着前面挤兑的人群,再看看时间,已经三点半了。
很好,吉西雅整整迟到了半个钟。
“二爷、而……”
前方传来高分贝的呐喊声,这架势似要穿透人耳膜。
今儿个几个有钱的富二代在这约好要飙车,据说好脸蛋都长得不错,要不是死党吉西雅这花痴软磨硬泡,她才不来!
赛车快开始了,吉西雅还没到,苏南葵想走人,可老天不许,这念头刚产生,就被扼杀在摇篮中。
“小南南~”
一辆红色的重机车极其拉风的停在苏南葵面前。
少女头戴一顶红色头盔,穿着一身火辣辣的黑色小背心跟短裤,黑发被染了好几缕的红色,她利落的摘下偷窥,笑的张扬又明媚。
这就是苏南葵的死党吉西雅,是个标准的新疆姑娘,五官英挺深邃,肌肤胜雪,媚骨天成,家里是卖机重车的,因为一些原因,高中就辍学不读了。
“还以为你不来了。”
苏南葵瞪她。
“店里有个富二代临时要组装车,人手不够只能我出马了。”
吉西雅一脸无奈,随手放好头盔,眼睛却是朝人群的方向瞟,“我没来迟吧,开始了吗?”
“还没呢。”
苏南葵没好气道。
“那咱赶紧进去,不仅能看帅哥,要是谁技术不好把车撞个稀巴烂,店里又是一单生意。”
吉西雅一脸花痴,嘴角都快咧到耳边了,她气冲冲的冲向人群,苏南葵完全是被拖着走的。
吉西雅常帮家里修车扛轮胎,虽长的羸弱,但劲儿绝不比任何一个同龄男人逊色,轻而易举就挤到了前面,被挤走的女孩纷纷朝他们投来白眼。
道上停着好几辆的改装的私家车,就算不玩车的人都知晓这组装费肯定不下百万,苏南葵瞅着,心里着实羡慕嫉妒。
同样是个富二代,可怜她买双人字拖都得斟酌半天,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你有没有发现这次的飙车比赛来了不少女生?”
吉西雅忽然问她。
苏南葵平时忙着做兼职都来不及,哪儿还有时间看人飙车,一个倒霉被撞死那多冤。
不过话虽如此,但她还顺着吉西雅的话问:“为什么?”
吉西雅双眼放光:“因为这次飙车的还有二爷。”
“二爷?”
苏南葵想了想,“席凉?
卖马桶的那个?”
“……”吉西雅一头黑线,“什么卖马桶,人家家里是家居公司好吧!”
席家是国内的龙头家居企业,其家居设计独特质量又好,分中档高档家具,普通家庭也能用得起,在国内知名度很高的。
当然,其中他们家的马桶也是质量一绝,也不怪苏南葵一听到席家就想到马桶。
而席凉是A市出了名的高富帅,年仅二十七岁,现如今还是首屈一指席氏集团的总裁,但是不是挂名的就不知道了,因为喜欢玩儿明星嫩模而经常上热搜,出手大方阔绰,大多女人都喜欢被他玩儿。
被称为国民老公
“那不还是卖马桶的吗!”
苏南葵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只是……背后的那股凉意是怎么回事。
吉西雅忽然面色不妙,挤眉弄眼的让苏南葵看小车的方向。
苏南葵有种不祥的预感,僵硬的转目,碰巧撞上两道视线。
男人坐在红色敞篷跑车内,五官英挺冷峻,薄唇微微上扬,痞里痞气,像极了电影里的妖孽,漂亮又邪气,他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搂着副驾驶的美女,狭长的双眸却是盯着……苏南葵。
苏南葵一激灵,心虚的摸了摸耳垂,他不是都听到了吧。
一定要这么背嘛!
可她说的也没错啊,他家本来就是卖马桶的。
不要心虚,苏南葵,你千万不要心虚。
她自顾自的安慰自己。
另一头,坐在白色敞篷车的于卞霁顺着兄弟的目光看了眼,嘿嘿的坏笑:“怎么?
不喜欢大胸妹,想换种口味尝尝小白花了?”
席凉收回目光,挑眉:“谁说她是小白花了。”
于卞霁疑惑:“听着语气,你认识她?”
“不认识。”
他懒懒道。
“二爷,现在可是人家坐在你的副驾驶,你可不许看别的女人。”
旁边的美女娇慎说,撒娇的靠在席凉的肩膀上
席凉似没听到美女的撒娇,望着远处的眸光忽然一顿,嘴角的笑容忽然变得更大了,他下了车,忽然朝人群走去。
这边,苏南葵瞅着席凉跟跟旁人聊起天,才松了口气,可没想到那男人居然朝自己走来。
她微愣,一时还以为是自己会错意,可随着男人的越来越近,她忽然有些心慌。
男人长长的影子打在她身上,苏南葵没由来的缩了缩脖:“你……”
“过来,来当老子的女伴。”
男人的嗓音低哑富有磁性,说话就跟**似的。
若不是席凉此刻站在她面前,双眼还是盯着她,苏南葵倒是怀疑自己会错意,她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对,就是你。”
男人霸道的命令,口吻不容置疑。
“不要。”
苏南葵拒绝得利落爽快,都不带考虑的。
男人的脸当即就黑了,她居然敢拒绝他,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周围席凉的迷妹们无一不瞪大眼睛,别提多羡慕嫉妒,恨得牙痒痒。
这么好的事儿怎么就没发生在他们身上。
吉西雅都快怀疑自己的耳朵了,暗处猛捅苏南葵,低声说:“拒什么绝啊,赶紧上车。”
苏南葵摇头。
什么是飙车,就是一个倒霉分分钟会翘辫子的那种,即便这世间有后妈以及继姐这种令人反胃的生物,但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她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挂了。
“二爷,我才是你女伴啊。”
车上的美女赶紧跑来,抱着席凉委屈的撒娇道,可眼角瞪着苏南葵的目光却是恨恨的。
“……”苏南葵被瞪得莫名其妙,搞得好像她抢别人的男人一样。
“滚。”
“二爷~~”女人摇着席凉的胳膊软软的撒娇,不依不饶的,还以为席凉吃这套。
席凉目光淡漠,下一秒却狠狠地甩开了那个漂亮的女人。
美女立即摔倒在地,满脸痛色,好一会儿都没爬起来。
苏南葵一怔,这刚还跟人恩恩爱爱,现在却二话不说就翻脸,变t也不是这么变的。
众人一阵喧哗,但大多都已经见怪不怪。
都知道国民老公喜怒无常阴晴不定,话从不说第二遍,他从不怜惜女人,也不觉得女人不能打。
苏南葵即便害怕,也看不下去。
“你——好端端的干嘛打人,她又没做错什么。”
苏南葵微怒,黑眸死瞪着他,甚至是咬牙切齿的,“彰显你力气大吗?”
男人黑眸一抹幽深的目光好似一口幽泉,让人不寒而栗。
吉西雅死拽着她的衣服,不让她强出头。
其实苏南葵也有些后悔了,虽然她不关注席凉,但也知道这人手段粗暴,心里不免懊恼,但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此刻她也只能梗着脖子强撑到底。
男人的目光冗长又阴沉,压迫力十足,苏南葵的心底防线逐渐被击垮,正当她在思量如何跪地求饶才不丢面子时,对面的男人忽然拦腰把她扛到肩上。
苏南葵惊呼一声,倏地尖叫,双腿猛地揣着空气:“你个丫的,放我下来,放我下来……”西雅、西雅救我……
吉西雅对她招招手,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
席凉直接把她扔到了副驾驶,利落的上车锁车,苏南葵又叫又慌,欲哭无泪的求饶:“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您放我一马吧……”
席凉冷笑一声:“你刚不挺狂的吗?”
妈的到底是谁狂。
苏南葵想爆出口,但理智告诉她酱紫会死的更快
旁边的于卞霁吹了下口哨:“哟,换女伴了?
阿凉啊,我瞅着还是刚才的大胸妹好看的吧。”
苏南葵表示想一鞋子扔过去。
“我要下车,我要下车,我不想死……”
苏南葵又惊又慌,刚想爬车门,可忽然发命枪一响,车就就跟脱弓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啊啊……我还没系好安全带——”
苏南葵尖叫连连,迎面吹来的风几乎把她的五官都吹歪了,脑袋嗡嗡作响,几乎喘不上气,她惜命的想要系上安全带却怎么都扣不上,只能死死的抓着,手心尽是汗水。
旁边的男人不知何时带上了护镜,意气风发,痞里痞气,他略微得意的看了眼后视镜被甩在后面的车辆,眼角的余光又瞥了眼某个面色微白的少女,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心情极好。
“不、我不行了……”苏南葵腾出一只手难受的抓着席凉的袖子,“下、下车,我要下车。”
席凉眉头微扬,下车?
那不就是让他认输,可在他席凉的字典里,没认输二字。
苏南葵的脸色越擦的苍白,胃里翻滚着,她艰难的再次恳求席凉让自己下车,可话还没到出口,只‘呕’的一声,带着奶茶风味的呕吐物如天女散花般喷了男人一身
“苏南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