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将门嫡女:夫君请上钩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竹苓

角色:林瑾初,林瑾

简介:重生后的林瑾初,斗继母,灭渣姐,人生当真好不快活
唯独遗憾,自己不曾再见那人一面
谁知那人却主动找上门来,要履行婚约
什么婚约?没听说过,林瑾初一脸端肃:公子请慢走
男人:走?不是你一直引我上钩吗?

将门嫡女:夫君请上钩

《将门嫡女:夫君请上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噩梦

红光冲天,巨大的火舌席卷而来。
林瑾初仿佛还能够嗅到空气里火油的味道,烈火吻上肌肤的痛楚,令她霍然睁开了眼睛。
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抬头看着头顶雨过天青色的帐子,抬手抚上自己的心口。
“呀,小姐您怎么起来了?”
一个小丫鬟慌忙披着外衣走了进来,将窗边的油灯拨的亮了些,又搓热了自己的手才过来试林瑾初的额头。
林瑾初蓦地抓住了她的手。
“小姐的手怎么冰凉?”
小丫鬟皱眉,扭头就要去灌个汤婆子来。
“欢喜?”
林瑾初感受着自己手下温热跳动的脉搏,眼神一点一点清明起来。
她分明记得,她的继母宋氏设计谋杀了父亲,害死了兄长,还要逼她嫁给她那丑陋凶狠的侄子,妄图把将军府的一切都交到宋家人手上。
欢喜为了保护她,被宋氏指使婆子活生生打死在了她的面前。
她记得清清楚楚,她最后拿起烛台狠狠地砸上了宋氏的后脑勺,接着便将将军府付之一炬。
她是死死捆着宋氏,跟她一起葬身在了火海之中。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欢喜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欢喜愣了一下,忙又回道:“您前几日失足掉进了湖里,发起了高烧,烧才刚退。”
林瑾初握紧她的手,苍白的唇微抿。
她隐约记得两年前自己是被什么人推到了水里,被救起来后就发起了高烧。
所以她是重生到了两年前么?
林瑾初激动地颤抖。
两年前,一切都还来得及。
重活一世,那些前尘往事恩恩怨怨,如今便到了清算的时候。
“几时了?”
“这才刚到寅时,小姐再睡一会儿吧。”
欢喜给她掖了掖被角,轻声劝道,“好容易发了汗退了烧,小姐可不能再受凉了。”
“今日,兄长会归家吗?”
林瑾初问。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她的兄长林槊被派往岭南平乱,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回到京城的。
欢喜算了算日子,笑着点头:“您再睡一会儿,很快就能见到少爷了。”
“嗯。”
林瑾初点了点头,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听到欢喜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外间,同容妈嘀咕了好一阵子才安静下来。
她却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帐子,久久不能平静。
好容易挨到天亮,林瑾初没等欢喜来喊便已经起身换好了衣裳坐在了铜镜前。
欢喜和容妈一前一后进来,互相看了一眼,都按下没有吭声。
容妈接了林瑾初手里的梳子,一边给她梳头一边说道:“少爷平乱有功,今日回京被圣上留在宫中,怕是晚间才能回来。
方才夫人身边的孙妈妈还来说,夫人给少爷准备了一场接风宴席,顾念着您身子不好,说让咱们都在西院歇着,会派人给您单独送吃食过来。
我琢磨着,夫人怕是存了心思要在今日来赴宴的人家里头给五小姐寻一门好亲事,故而才拦着小姐您去前头。”
“我为何不能去席间?”
林瑾初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带着微微稚嫩的圆润,让她忍不住凉薄地勾了勾嘴角。
就是这张脸,让宋氏以为她是个好拿捏的,从前百般欺辱她都忍了下来。
可如今,那个愚不可及的林瑾初已经在成了过去,她决计不会再让那些悲剧重演。
林瑾初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欢喜,声音平静听不出一丝情绪:“咱们去聆舒院,向母亲请安。”
她到的时候,正巧听到宋氏在说晚间的宴席安排。
她领着欢喜在门外听了片刻,听到林意安几个的座位安排后,终于摇了摇头,推门问了一句:“母亲怎么没有安排我的座位?”
宋氏一愣:“你怎么来了?”
“多亏母亲近日细心照料,如今我已大好,自然是要来跟母亲请安道谢。”
林瑾初不卑不亢地对着宋氏屈了屈膝,又笑着说道,“今日是兄长归家的好日子,我这做妹子的,怎好不来?”
“你身子不适,理应多休息才是。”
宋氏皱了皱眉,快步走到林瑾初身边,摆出一副慈母模样,握着她的手殷殷嘱咐,“三郎是你嫡亲的哥哥,你身体有恙便是不去,他也不会怪罪你。”
“我若不去,兄长岂非要怪罪母亲未曾照顾好我?”
林瑾初咬了咬唇,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去岁兄长便因我胡闹不懂事怪罪母亲,惹得父亲与母亲不快。
这次阿初却万万不能让母亲再因为我而受到诘难了,母亲一心为了我好,我又怎能连累母亲?”
宋氏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点头感慨:“到底是六娘大了,知道心疼人了。”
“那母亲,不知宴席上,我该坐在哪里合适?”
林瑾初立马追问。
宋氏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握着林瑾初的手就往外走:“六娘啊,这晚宴上头人多眼杂的,你身子才刚好,可受不得惊。
不若你还是同欢喜回去等着,三郎一回来,我就使人通知你,让你们兄妹私下里先见上一面如何?”
“母亲想的真周到。”
林瑾初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可那样太麻烦了,我人不大,占不了多少地儿的,母亲不想阿初去宴席,若是因为这样我不小心同兄长抱怨了什么,岂不是白费了母亲的一番苦心。
阿初年幼无知,有些时候做事总是不够稳重,母亲说是不是?”
这丫头是在威胁她?
宋氏不过犹豫了片刻,便已经做了决定。
不过是要安排个座位而已,她就不信,林瑾初还能翻出天去。
宋氏张了张嘴,还没开口,林意安就冲了出来。
“既然知道母亲辛辛苦苦安排好的座位,你这个时候跑来搅和是算怎么回事儿?
离开席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了,母亲还有好些事情要打理,哪能由着你在这儿胡搅蛮缠?”
林意安瞪着林瑾初,满脸的不屑。
这张脸,从前跟在宋氏身后可没少欺辱她和欢喜。
“啪——”
清脆的耳光声蓦地响起,林意安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林瑾初吼了一句:“你敢打我?”
“是啊。”
林瑾初看着自己通红的掌心有些赧然地笑了笑,“五姐想来没法参加今晚的宴席了,空出来的位子不如就让我去填了吧,也省的母亲重新安排。”